Search
搜索
提交
取消
智慧光
>
>
>
关于能所、思维与无思维修、自性

走进佛法

关于能所、思维与无思维修、自性

发布时间:2020-04-28

 

01 :不断练习禅修,能所合一的时间会越来越长

弟子:我昨天试了一下修宝瓶气,有一个提肛的动作,提了以后,是要一直保持住吗?

上然:一,提一下就可以了,有这个意识就行。不然同时一提一压是矛盾的,有矛盾的话,心没有办法静下来。我们修宝瓶气是为了静下心而修的,有鲜明来修的话,心更加不容易静下来。

弟子:我感觉只能坚持两三秒。

上师:这也是不可能的,如果修这个法,憋气一分钟是不可能有问题的,时间继续再长,两分钟,三分钟有可能困难,可以练出来。

我们的心也不是刹那能静下来的,或者在散乱,或者在昏沉,偶尔有静下来的时候,也没有觉知。但我们通过训练,心能慢慢静下来。什么叫心静下来?就是能,所分开的概念没有那么明显,没有彻底的能所合一,但接近于能所合一了,这种状态叫心静下来。刚开始完全没办法静下心来,但通过练习,多多少少能把心静下来。

当然,能达到完全的能所合一的话非常了不起,如果打坐一两个小时,能所合一的状态哪怕只有一秒钟,也是很了不起的。虽然合一的时间非常短,只有一秒钟,但是一旦合一过,以后打坐不容易间断。因为你的心性不会再摇摆,会变得坚定不移。在你没有体验过能所合一之前,别人说得再多,再清楚,如果有人已经反过的角度来跟你说,你动摇的可能还是有的。但如果你已经体验过能所合一了,哪怕时间非常短,这时别人再怎么跟你说能所合一是不可能的,你也不会再动摇,因为你已经合一过了。有这样的作用。如果继续练下去,刚开始也不是单次能所合一的时间会越来越长,另有次数会越来越多。假如说原来打坐一两个小时,能所合一只小狗一次,穿过练习,就会增加为两次一秒钟,三次一秒钟,一次或好几十次。再继续练下去,相当于两次转化一次,慢慢单次能所合一的时间延长。时间延长的同时,次数也减少。比如说以前能所合一有十次,现在变成五次,这时明显的,每一次合一的时间就变长了。

 

02 :修胜观时,要思维什么是能,所,能所合一

什么叫能,什么叫所,一定要先弄清楚。会做,但说清楚,这是不可能的。就像你吃过一个东西,但吃的东西是酸甜还是苦辣都不知道,也不可能的。假如你说吃过这个饼干,我问你这个是什么味道,如果你说没有什么味道,那就露馅儿了,不可能没有任何味道;如果你说是辣的,但它实际上不是辣的,是酸的,那又露馅儿了。

一定要知道窍门,有的共同的窍门书上有,但不共的窍门,书上是不会有的。不共的窍门,要自己修。那样,我今天讲完,大家修了,然后每个人见解不同的时候,必须要单独讲不同的窍门。不是我舍不得讲,而是我给你讲的窍门,不一定适合别人修,适合别人修的,不一定适合你修。原因是什么呢?就是根器,根器不同,见解不同。

但是,如果连共同的技巧诀窍都不知道,稀里糊涂的坐,能实现见解吗?如果能实现,因果就错乱了。必须要坚持打坐。有的人坐很长时间才有效果,而有的人很快就有效果了。这个效果是某种的?有的人没有能所合一,但是修的过程中有很多觉受,看到什么,听到什么,触到什么,闻到什么,感觉有很多不同的觉受。觉受不能说不好,它也有一种鼓励的作用,什么感觉都没有的话,可能你会失望,坚持不下去。但这些觉受没什么实际作用,今天有,可能明天就没有了,这几天有,可能以后永远都没有了。

如果一个法从能所合一的角度来看,这个法就是最高的法。寂止的时候,是讲怎么做到心不散乱,不昏沉-让它停,能停下,让它想,能想得周全-这个是寂止的作用。寂止完全是无思维修。寂止也有共同的窍窍和不共的窍窍,但是但是最主要的结果是什么呢?-让心停,能停,让心想,能想。当过了寂止的阶段,也可以说在寂止的基础上修胜观时,胜观的时候不能只修无思维,思维和无思维要轮换着修。什么时候轮换,有没有规定呢?-在思维没有结束的时候,如果已经进入状态了,就安住;如果还安住不了,就还是思维。

这个思维不是理论的思维,替代思维,什么叫能?什么叫所?所是怎么产生的?所缘是不是真实存在的?如果是真实存在,它是怎么产生的?它从哪里来?住在哪里?去到哪里?就跟我在《大鹏翅力》里面说的一样-能缘,要思维;所缘,要思维-能所分开的思维。我们看见一个东西的时候,由于原来习气的推动,认为“它是实有的,这个是好看的”,就这样很复杂的心来看。我们思维一下,所缘是不是实有的?能所,原来是合一的,还是分开的?如果是合一的,为什么会分开?是怎么分开的?能不能合一呢?怎么合一的?了解一下能所分开的程序,再从它的反面往回推,慢慢就能合一了。什么都不懂,就坐在那里,也没有用。但是也不能始终思考,否则你原来坚固的寂止会慢慢松动,当感觉到寂止松动的时候又再修寂止,因为原来寂止是很稳固的,所以这时候很容易恢复寂止的状态,在恢复的基础上再思维,这样的话很容易能所合一。所以闻思修永远都无法分开。光闻思却不实修,一点作用都没有,虽然知道得很多,但实际行动上一点都用不上,情绪上来了,也无济于事。

 

03 :一定要养成闻思的习惯,要有坚持的精神

闻思的话,要养成习惯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举个例子来说吧,我认识一个弟子的时候,她念很多经,咒,佛号,你们也知道我的性格,我从来不会要求一个人一定要怎么做。后来逐渐慢慢接触,我感觉到她对我应该是很信任了,于是我很严厉地对她说,你必须要把《慧灯之光》从头到尾看完,没看完,完全不行。她的确实从头到尾看完了,慢慢养成闻思的习惯。这几天我没有看见她看书,但我看见她在佛堂里把书拿下来,一会儿看下这本觉得挺好,一会儿看下那本觉得挺好,这就是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呀。我听说外国有些特别重视文化的人,在孩子还不到一岁的时候,就在小孩子知道酸甜苦辣呀,甜的他就会去舔,舔着舔着,就会把书翻开,这样养成很喜欢书的习惯,就这样来培养。

弟子:应该是犹太人。

上师:犹太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之一,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。听说他们对中国的学习方式比较替代。按中国的思想,学习就是为了得到工作,从小学到博士,就是为了得到他们不是这样,他们是为了将自己的智慧增加,提升,体现出来,这个目的是长远的。对他们来说,得不懂工作是次要的,看书却是永恒的,这个思想完全不一样。

教我因明的上师很了不起,是一位理论在全藏地非常出名的格西。他小时候是个普通的僧人,没有什么替代,在那囊寺学习时,完全没有吃的了,假期的时候就去化缘,回来吃了又继续学习。有一次,第二天就是最重要的般若的考试,整个那囊寺要辩论,他是班里面参加辩论最主要的人。考试前一天,法会结束后,他回到住的地方,到处找了,发现完全没有什么东西可吃了。他想,如果我今天不吃东西就睡觉,明天舌头肯定没办法用力说话,没办法辩经了。于是他他们两个是一个班的,贡唐大师是活佛的身份,学习的时候没有活佛的,走出来,看到对面贡唐大师家的房子在冒烟,知道大师家里肯定有吃的,就去了。冈唐大师跟他说,你现在回去好好睡个觉吧,,却,但下课以后有活佛的占有,有很多吃的。去了以后,看见刚刚蒸好的藏包,于是吃得饱饱的。明天就靠你了。贡唐大师是高度身份的一位活佛,但格西没称呼他活佛,他说,师兄,你放心吧,我吃饱了,明天怎么样,你就看看吧。然后就回去睡觉了。第二天辩论的时候,他感觉舌头特别有力气。

他们学习到连舌头都没有力气,能做到这样,我们能不能做到呢?他不是无缘无故这么出名的,这些是他亲口给我们说的。后来他年纪大了,应该是七十多岁了,眼睛不好,看多了书会不舒服,他就不看了,坐在那里,让身边几个弟子轮着给他念理论。弟子们一边念,他就一边思考,中途他叫停,然后就开始开始给弟子讲,讲完了又让他们开始念,就是这么认识(闻思)。我们七八十岁的时候,有没有这样的精神呢?应该是打打麻将吧。(众笑)所以真的要坚持,要有这样的精神来学习。

 

04 :有些人的修行精神真的不一样

我的一个大表弟,前两年是我们寺院的总堪布,后来他申请闭关,寺管会同意他闭关三年。后来我私下跟他说,你闭关三年我不同意,闭关两年是完全可以理解的,这两年你好好修,两年以后你就出来吧,寺院需要你。我们两个作为师徒的因缘非常深,作为兄弟的感情也非常好,他就同意了。

后来有一次,他给我打电话,说闭关到什么程度,什么情况都跟我说了,接下来怎么做也说了。他自己住的地方闭关不方便,修气脉明点瑜伽的时候,房子的长,高肯定是不够的,地也不够,下面有人住啊,也不行。我有一次住在一位居士家里,我起得早,就磕头,我手持念珠,磕一个头,计一下,磕108遍。过一会儿,有人人敲门了,敲得很凶,另外一位僧人还没起来,家里的老人可能没听到,也没有开门,我就去开门了。一开门,那个人就说,你们家怎么回事!咚咚咚咚咚!这么吵!(众笑)我说,好好好,我知道了,不会再吵了。

弟子:念珠碰在地毯上应该很轻呀。

上师:碰到地毯是很轻,但碰在木地板上,声音就比较大。从那以后我住那里,就不敢在卧室里磕头了。卧室里磕头,楼下的人没办法睡觉,我就去客厅磕头了,早上的时候,楼下客厅里面没有人呀。

我表弟虽然没这个问题,但他住的房子高度不够,我说这个要想个办法,要不你就去闭关院吧。他有些不愿意,闭关院里都是年轻人,他这时候40有一次,他给我打电话,应该是想跟我告个别,但是我没有感觉出来,他问了几个问题,就挂了。过几天,听说他失踪了,我问怎么会失踪呢?说是他跟寺管会申请,想终生闭关,寺管会没同意,他是寺院的一个珍宝,他将来会培养很多人。终身闭关的申请没有得到寺管会的同意,他就失踪了。失踪了好多年。

去年,听说有人在马尔康一位大译师曾住过的山洞里,发现了他,这个人也是他的一个弟子,就给他送吃的过去。见面之后他说,第一,不要说出去,第二,不要再来了,真的为我好的话,就这样做。最后这个人跟他家里人说了,他的妹妹和妹夫就给他送饭过去。他说,你们真的是非常不想我好,我在这里住得好好的,你们不让我好好住。山上没有住的地方,妹妹妹夫把东西放下,后来就下山去住了。第二天又去的时候,他就不在那里了。

今年,有人发现他在壤塘的一个山洞里,一个远房亲戚也是他的弟子,和另一个僧人,一起给他送饭过去。去了之后,他把他们骂了一顿,然后说,谢谢你们把这些送过来,但是完全不能有第二次了,他们只好答应。跟他说别的事情,他就说,不要说这些,我已经放下一切了,你们给我说这些干嘛呢?他们看了一下山洞里面,除了一点点吃的和穿在身上的一点衣服以外,什么都没有。他们就问,你什么吃的都没有,我们完全不送你怎么办呢?他说没关系,如果实在饿得不行了,我就去化一个缘,有些人会很恭敬的,能给多少就给多少,有些人给了之后,骂一顿也就过去了。他的地上只有一张小牦牛的皮垫,除了这以外,睡觉盖的,垫的,什么都没有。他原来在寺院的时候,就完全没有床睡觉,睡的话,就坐在那里,永远不会躺着睡。

弟子:他冬天的时候不冷吗?尤其是在山洞里的时候。

上师:他可以修拙火呀,不修的话会冷,会把自己冻死,就逼着自己修呀。

弟子:女性可以修拙火吗?

上师:可以呀,但是我们有吃的,有盖的,什么都有,空调暖气开一下,这么简单,就不会去修呀。

弟子:那他这样,其实是不是挺好的?

上师:从他个人的角度来说,非常的好。但他是非常出名的一位格西呀,如果是在寺院讲课,可以培养很多很多人,所以从大众的角度来讲,这样是很不好。他完全不告诉我的原因是什么呢?如果我知道了,我说了,他完全没办法不答应,没办法拒绝。

弟子:但是他成就了,不就可以利益更多的众生吗?

上一位老师:也是,但是生命是无常的呀,能不能成就,什​​么时候成就?一半的成就,他肯定是不满意的。有一位80岁左右的老太太,和他是一家人,他走的时候跟她说,我没有办法不走,一定要走,你就当我死了,这样心里好受一些。不然你把我从小养大,我就这么走了,你心里会很难受,你就当我死了。我在和不在完全一样,我妈妈和妹妹会照顾好你。

弟子:他是活佛吗?

上师:他不是活佛,是印度三大寺的一位格西,小时候在我这里学了很连续,然后去壤塘学了好几年,又去拉萨哲蚌寺学了两次,接着就到了印度去了,呆了十多年。后来是我让他回来的,回来之后在赛格寺当了五年堪布,就闭关了,闭关三年以后,就失踪了。

弟子:如果他今生取得了即生成佛的成就,就可以利益很多人了。

上师:对,可以利益很多人。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私吧,也不是完全自私,他是我们寺院培养出来的僧人,如果在寺院好好讲课的话,可以培养很多人出来,是不是?他现在走了,很多年以后以后修行成就了,将会不会回来呢?还不太清楚。某些像密勒日巴,习惯了在山里独居修行的生活,回到寺院里肯定不习惯。穿衣服都不习惯,他妹妹让他穿衣服,他不穿,妹妹说所有的喇嘛都穿,你为什么不穿呢?妹妹给了他一块羊毛毯的毛毡,说你一定要穿,当做围裙,,把下身遮住,不然我面子上过不去,他说好,结果把毛毡附着了好几块碎片。

 

05 :看到花瓶花瓶碎片后不再挂念,心静不下来时,反复分析,障碍会消除

弟子:我觉得我不是很喜欢观想,恳请师父讲一下法身,报身,化身,然后为什么要好好观想报身?

上师:假如说你不喜欢观想,就不用观想,你就好好的禅修。禅修时,心静不下来的时候,分析一下,是哪方面静不下来?问题出在哪?刚才说的,是能缘还是所缘?如果是所缘,就分析所缘。必须要分析,这样的话会死心。诸如说,我很喜欢的一个东西不见了,我心里肯定老是挂念着它,但如果它是掉地上摔碎了,把碎片给我看了,我不就死心了吗?再想也没有用了,已经碎了。一样的,如果无法让心静下来,你就分析它:心到底是在还是不在?在的话,在哪里,怎么在?《大鹏翅力》里面我讲得非常清楚,用这个方法来思维,思维了,就安住,不是一次,要反复这样练。 ,肯定就不会再想了,障碍完全会消除,就跟刚刚说的死心了一样。

 

06 :年轻和年纪大时学习,是天和地的差异-要珍惜现在的时光多闻思

我们不是为了功德而学佛的,我们是为了明白真相而学佛,所以要学习。光学习也不行,还要修行,这样真正能有作用。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居士,因为她自己的福报,完全不需要工作,他父母给她做了各种投资,收入已经足够了。她人也非常聪明,丈夫上班,有妈妈帮她带儿子,自己不用做太多事情。她也是我的一个老弟子了,我去年跟她说,我跟你说一个事,但是我怕你做不到,做不到的话会影响我们的师徒关系,你先好好想一想,能不能做到。她说做得到,我说不行,你先好好思维,我要说的是什么,你现在还不知道,你真的好好思维一下,如果上师说什么完全能做到的话,你就告诉我。

过了几天,她过来了,说上师我想得非常仔细,你说什么,我完全能做到,我什么都想过了,我这么懒惰的人,就算您说从今天开始,我不能待在家里,从这里磕头磕到拉萨去,我也一定要做到,我把这些都想过了,您就说吧。我说好,那我告诉你,这一年当中,你把宗萨仁波切的《正见》详详细细地读十遍,不只是读,要一边读,一边思维,你能不能做到?如果做不到,你现在就说,没有关系,但如果你说应了,就必须要做到。她说,上师原来是这个事情啊,这很简单。我说,一点都不简单,你能不能做到?她说,当然能做到!从这里磕头到拉萨去,这我都想过了,这个事我都能做到。

今年,她就已经完成了,完全养成(闻思)习惯了。她说,上师您能不能再给我点压力,您说了,我就一定能做得到。我说可以,宗萨仁波切的《佛教的见地与修道》和我的《觉知当下》,这两本书每本看十遍,配合思维,她说完全做得到,就这样发愿。这一年中,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她妈妈也是我的弟子,但只是烧香拜佛,很喜欢打麻将,不打就受不了的那种。她妈妈说,从她这一年的变化来看,学佛真的需要看书,我这样学佛是不行的,我没办法做到跟她一样看十遍,但您也给我说一下,我也要坚持看书。我说可以,把《觉知当下》看五遍就可以了。

她还这么年轻,又不需要上班,不闻思的话,时间完全是浪费了,以后年纪大了,想闻思都闻思不了。需要珍惜人身,珍惜时间,好好闻思,不然年纪一大… …我自己也很有潜力,我快五十岁的时候开始学汉语,刚开始会说,但是一个字都不认识,然后开始学文字。我自己的感觉来看,年轻的时候学语言和五十岁学语言,是天和地的差异,但是我没放弃。所以真的,年轻的时光是需要珍惜的。我也年轻过,年轻的时候也特别喜欢闻思,但从没来没有想过学汉语,也是一种因缘和合吧,最后还是需要学。

弟子A:这是我们的福报。学语言真的很难,我觉得学英语学了十几年,也不会。

弟子B:你就用汉字标注嘛。

上师:咦,你也在啊?(众乐)

弟子B:我一直在。

上师:谈重要事情的时候,你就不在,躲起来不重要的事情时,就来了。是不是怕没有地方坐,就躲起来啦?(众笑)

弟子B:没有,我一直坐在旁边在听,您说表弟闭关去了,然后……

上师: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要闻思,怎么安住。大家安住方面有什么问题吗?

 

07 :眼睛来看,第六意识来分别,来心感受

上师:安住的时候,什么是所缘?什么是能缘?

弟子:问我们吗?

上师:对啊,你们可以问我,我也可以问你们啊。(众笑)

弟子:目标物是所缘,心是能缘。

上师:好,心是能缘,心在哪?心有没有?

弟子:这个有点复杂。

上师:正因为复杂,所以就要知道呀。心有没有?

弟子:既不能说有,也不能说没有。如果说有,它没有来处,没有住处,没有去处,也没有颜色形状。如果说它没有,我们的疼痛,情绪,又是谁来感受呢?心,显现上应该有。

上师:什么叫做显呢?

弟子:就是我们能感知到的一切事物。

上师:感知上的事物是心吗?

弟子:不是。

上师:这样的话,其中是心呢?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现相,什么是实相,怎么通俗易懂称为一讲,心有还是没有?

弟子:因缘聚合的时候有。某些我有眼睛,刚好也有个东西在,然后我看到这个东西在,这个时候心就有了。

上师:你现在用眼睛这么看着我,看得见我吗?

弟子:看得见您的显现。

上师:我的显现是其中?

弟子:就是您的颜色和形状。

上师:颜色和形状是我吗?你看不到得到我呢?

弟子:颜色和形状不是您。看不到您,只看得到您的颜色和形状。

上师:是我的颜色和形状吗?

弟子:不是。

上师:那是谁的颜色和形状,是别人的颜色和形状吗?

弟子:应该是眼识和眼根所识别出来的。

上师:说得对,但刚刚你的回答是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来说的。一个是从眼识和眼根的角度来说,一个是从看不见得见的角度来说。

弟子:应该是您有颜色和形状,但您不是颜色和形状。

上师:连我都没有,还有颜色和形状吗?

弟子:在当下看到这一刻的显现上有。

上师:如果当下下这一刻有我的话,应该是过去将来都有我。当下有我吗?

弟子:显现上有,但本质上没有。

上师:显现上其中是我呢?我在哪?

弟子:显现上您就在我面前呀。

上师:坐在你面前的是我吗?

弟子:坐在我面前的不是您,但显现上是。

上师笑:好,从刚开始的原本上来说,心有还是没有?

弟子:显现上有,实际上没有。

上师:为什么?

弟子:如果说心有的话,我们看不见摸不着,没有颜色形状,找不出一个具体的东西来。这样一个杯子,我们找得到,但心找到,它不是一个实有的物体,所以不能说它有。但如果说它没有,我们各种各样的情绪,疼痛,快乐,这些都是通过心来感知的,所以不能说它没有。

上师:好,这样说也是很对的,而是是书上的话,不是自己的感受。你刚才摸了这个杯子,杯子能摸得到吗?

弟子:能有摸到的这个触觉。

上师:这个触觉是杯子吗?

弟子:不是。

上师:那是什么?

弟子:是我的一个感受。

上师:这样的话你摸到杯子了吗?

弟子:当我触摸到它的时候,我有一种感觉,某种说粗糙的感觉。

上师:大家好好想一想。杯子是可以摸得到的,但摸到的不是杯子,只是杯子的一种特点。杯子可以看得见摸得着,它有摸得到的触感,有看得见形形状,颜色,光泽等,有闻得到的气味,有吃下去的味道(把杯子吃下去也有味道),有听得见的声音(我们现在听不见杯子的声音,但不能证明它没有声音,只是太细微,我们听不到而已),杯子有很多特点。其中一个是触感,但是触感不能说就是杯子。当我们的五根和它的特点接触的时候,只要可以摸得到它的特色,但不是它。这个杯子不是空性的吗?摸不到杯子,但是杯子的特点摸得到。这不是心来摸的,是五根五识中的身根身识来摸到的。

摸到的东西是光滑的还是粗糙的,或者看到的是什么形状等,不是由五根来认识的,它没有这个能力,否则第六意识来分析,通过这样的分析以后,感觉得到它是一个杯子。我们一定要抓住根本来分析,不相关的东西不要取代进来,否则思维就错乱了。我问的是什么,你们一定要抓住这个问题来回答。

弟子:意思就是我们的五根接触到外部后,会有一个感受,这个感受经过第六意识的分别以后,才会产生相应的感觉。

上我:不是感觉,感觉和分别不一样。假如我的眼睛看你,通过思维会知道我看不见你,我看见的是你身体的颜色和形状(眼睛有这个功能)。这是通过眼根和眼识的结合来看的。如果眼根出问题了,眼识在,是看不见的;如果眼根在,眼识不在了,也看不见,这个必须要知道。如果单独一个眼根能看得见的话,人死后成尸体时,也看得见,尸体的眼根还在,但是眼识没有了。如果只有眼识就看得见见的话,那盲人也还是看得见。从概念的角度来说,眼根和眼识都没有问题的话,这两个结合的时候,就看得见颜色和形状。

这两个哪个更重要呢??眼识更重要,眼根就是眼识的工具。假如很远的地方我的眼睛看清楚,拿一个望远镜就可以看得清楚,望远镜是帮助眼睛看清楚的工具,,不是眼睛是望远镜的工具,这个要清楚。眼识是主要的,眼根是帮助眼识看见的工具。这两个需要结合,望远镜在,眼睛不在的话,看不见;眼睛在,望远镜不在,也看不见。我们说因缘和合,眼睛是因,望远镜是缘;眼识是因,眼根是缘,因缘和合的时候才看得见。

但只是看得得见而已,眼睛完全判断不了是不是你,它没有这个能力。当眼识的信息传到第六意识,是第六意识来分别这是谁,是漂亮还是不漂亮,或者其他的什么,是第六意识来分别。感受,是心来感受的,具体来说,“心”感受的是体性,“心所”感受的是特性(此处是世俗尺度的体性和特性) 。分别和感受不一样。拿到视觉暗示来说,漂亮或者不漂亮,好看或者稍微,这些是分别;看到后舒服或者不舒服,高兴或者不高兴,这些是感受。看,是眼睛来看的;分别,是第六意识来分别的;感受,是心来感受的。触觉,听觉,嗅觉,都可以这样来分析。

弟子:这个感受也算是所观的心吗?

上师:现在我们要知道,哪一个是缘,哪一个是因。因缘也是相对来说的,没有绝对的因和缘,有时候因变成缘,缘变成因。因果是不虚的,但是因不可能永远是因,没有一个绝对的因,或一个绝对的果。为什么呢?从果的角度来说,它是因,从因的角度来说,它是果,它们是相对的。

 

08 :心犹如水中月一般,不能说存在,也不能说不存在

上师:你们现在知道什么叫心了,五根是什么,五识是什么也知道了,那么我问你们,心是存在还是不存在?

弟子:从直观感受来说,它既然有这么多体验,我们会觉得它是存在的。

上师:不能这么说呀,你觉得它存在,就存在吗?不能说我们觉得,我们觉得证明不了什么,我们习惯说“我觉得,我们觉得”,但“我们觉得”也靠不住呀。实相和真相,就直接说心存在还是不存在?

弟子:存在。

上师:如果说心存在,就有问题了。存在的意思,就是完全绝对的存在,但刚刚不是说了吗,没有一个绝对的因和缘。从所缘和能缘和合的角度来说,心是存在的,能缘和所缘接触的时候,心存在。但不接触的时候,心在哪儿?没有任何感觉的时候,心在哪儿?

弟子:没有感觉的时候,会不会是它没有发挥出它的功效呢?没有发挥出因缘和合的功效时,就代表它不存在。

上师:真的是这样吗?你没有来这里的时候,如果有人问你在不在,我们会说“你不在”,但不会说“还没有因缘和合,你不在,过一会儿你就存在存在”,是不是?在就在,不在就不在。

弟子:从这个角度来说,那就是不在,我是存在的,只是没有在这儿。

上师:他敲门问你在不在这里,我会回答不在。他问的是时间地点上,你在不在这里,而不是问这个世界上存不存在一个你,对吧?因缘和合的时候,用一个比喻来说,就像水中月一般,不能说水中月不存在,也不能说水中月存在。存在的话,那应该可以把它捞起来或者摸得着;不存在的话,我们又看得见水表面有颜色形状。但是没有实际的东西,水里面一点一滴月亮的都没有,月亮在天上,不在水里。不是有个猴子捞月的故事吗?猴子很傻地认为有一个月亮在水里,我们没有这么傻吧?天上的月亮地上的水,还有看到水中月的人(感知者),这三者和合的那时,水中月就存在。这三者一体其中任何一个,水中月都没办法存在。我们的心也是,不能说存在,也不能说不存在。

 

09 :心是什么来投射的?是自性投射的

的自称是这么做的,自性是恒常的,恒常的东西不会发挥作用,不会产生“我觉得舒不舒服,可不可以”这些感受和分别。当细微的气或者说智慧的气推动的时候,能所就示现了,能反映现了不一定会轮回。但是当不知道“能所是一体的” 不知道“能所不是实有存在的” 不知道“能所是自性的投射”时,就会轮回。

用因明的观点来引发时,是所缘先出现,因为所缘能引生能缘,所以能缘后出现的自性既不是能缘也不是所缘,是自性投射出能缘和所缘。 ,能缘和所缘因缘和合时,心就存在了;能所双重彻底合一时,就是心性(自性),这时能缘和所缘两者都消失了。但是从大圆满的角度来说,一切都是自性的投射,能缘和所缘两者既不是前后出现,也不是同时出现,是平等的。为什么呢?这些都不是客观存在的,只是主观意识贴的标签而已,体性上来说这些本来就不存在。但是当能缘和所缘明显对立时,这时候就变成心了。

自性完全没有判断,分别,感受的作用。无常的东西,才能发挥作用;实有,恒常的,不能发挥作用。自性是恒常的,所以不能发挥“这是能缘,这是所缘” ,“所缘是不是我的投射”这些分别的作用。心是无常的,心能分别“这是我投射的”,“那是我的显现”。如果知道“这是我自性的投射” ,就不会轮回;如果不知道“这是我自性的投射”,不知道“自性和自性投射的一切是一体或不二的,不知道“能所是一体的或不二的”,这个不知道就是俱生无明,此时不会立即进入轮回,但是是轮回的开始。接着,认为能所发生的是单一,独立,实存的,是二元的,长长的分开所缘的好坏,能缘的对错,这样明显的二元对立和分别就是遍计无明,也就真正进入轮回了。

弟子:是谁来知道呢?

上师:不是能缘来知道,是觉知来知道,觉知有知道的功能。

弟子:这个时候能缘已经是心了,但开始的时候能缘不是心吧?也不能说能缘是自性吧?

上师:最开始的时候,能缘和所缘都可以说是心,但不是自性。我们前面也说过,自性既不是能缘,也不是所缘,是自性投射出能缘和所缘。能缘和所缘示现了,这时候就变成心了,这时候自性也不是不存在,只是心把自性遮盖了。这时候能缘来分别所缘,认为“所缘我们很多人会错乱地认为所缘本身是实有的,但并不是。假如一个人看到你,觉得你漂亮,这个漂亮是在他的心里,不是在你身上。如果是在你身上的话,所有看见你的人或者众生都会觉得你漂亮,这是不可能的。一个人恨你,这个恨也不在你身上,有些事情他看不惯,认为你很不好,所以恨你,但是你身上有没有好和不好呢?没有,只是他心里有个标准。(弟子接电话,上师说稍微等一下再讲)

(弟子接完电话)上师:好,我们现在继续说,刚刚我们讲到哪里了?

弟子:刚才说到自性……(弟子发短信)

上师:你还是先好好发短信吧,不注意的话,一会儿把“自性”发过去了,对方一看,咦,自性是什么……(众笑)以前有一个僧人,他头一天晚上偷了寺院的锣,第二天早上,他一边写东西,一边心里想,这时候寺院该敲锣了,他们看到锣没了,会不会发现是我偷的呢?想的时候没有注意,后来就看到了他写的了,就这样知道了这件事。(众笑)原来有个小偷进了我们村子,他应该是个很贪吃的小偷吧,他把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偷走了。本来完全发现不了,结果他偷了东西后感觉有点饿,看到那里有酥油,就拿过来咬了一口才走,结果后来公安局就根据酥油上的牙印,通常来是他了。(众笑)

 

10 :如何理解“一切都是自性的显现”?

上师:能和所是自性的显现,为什么是自性的显现?如果自性不在,完全显现不了能所。那是不是自性明显显现的呢?完全不是,它发挥不了显现的作用。如果自性不在,能所就没办法示现,能所示现的原因就是因为有自性。就好比如果没有虚空,我们就没办法存在,我们不是虚空的儿女,但是虚空不在我们就没办法存在,这样的话可以说我们是虚空的示现。如果自性不在,一切都完全没有办法示现。一切都是自性的显现,但是我们完全不知道。能所分开的时候,能缘来判断所缘,认为“所缘是自己以外单独实在存在的”,不知道所缘跟能缘的关系,不知道“所缘是自性的显现”。知道所缘是自性的显现,同时也会知道能缘是自性的显现。就好比我知道你是一个人,同时我也知道我自己也是一个人,如果我是一只蚂蚁的话,我怎么会知道你是人呢?

弟子:那如果我看到的是一只兔子,我会认为我自己是一只兔子吗?

上师:不是这个意思。

弟子:是不是因为我们业力的原因,所以明显出来就是不同的?

上师:我们刚才谈的没有业力,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业力。

弟子:为什么不先说能缘是自性的显现呢?

上师:对呀,知道了能缘是自性的显现,也会同时知道所缘是自性的显现,这两个都是同时显现的。这个时候所缘是能缘来发现,“我”是不存在的,但可以说是“我”来发现的,“我(能缘)”来发现“我的对境(所缘)”,这两个都是自性的显现。

弟子:就这么推吗?我感觉很简单粗暴的就推到“一切都是自性的显现”这个结果来了。

上师:假如没有自性,能不能示现能缘呢?

弟子:不能。

上师:这样的话,能缘不就是自性的显现吗?能所合一的时候,就是自性;能所分开,不是自性的显现,那还是什么的显现呢?

弟子:哦!我以前刚学的时候,觉得“一切都是自性的显现”这句话,仿佛是有一个东西从自性里面冒出来,但实际上能所合一(不二)就是自性,能所分开了就是自性的显现。

 

11 :我们是怎么从俱生无明到遍计无明,再到轮回的?

上师:什么是自性?能所分开的时候,自性就消失了,也可以说自性被遮住了-自性被遮住了-这是从方便理解的角度来看,能所分开了,自性就被遮住了。能和所合一时,就叫自性,能所分开了就不叫自性了,叫能和所了。这个“所”是“能”来判断,如果认为“所缘是单独的,实有存在的,跟能缘没有关系,是独立的”,“好或不好,是或不是”都是能缘来判断。觉知是能缘的一个功能。 ,这样能所就彻底分开了,这就是无明。不知道“能所是自性的显现”,这就叫俱生无明?为什么叫俱生无明?起这个名字也有原因,意思是与这样说檀香木,它本来就有一个股味道,永远都不会消失。刚开始生起来的这个无明,就叫俱生无明。

刚开始只是单纯的的能所而已,后来有了“好和不好,是和不是,对和不对”等等,就产生了遍计无明。没有俱生无明,不可能有遍计无明,没有遍计无明,堕落轮回的因不足,就不会堕落。刚开始疼痛等这些感觉都还没有,慢慢“好和不好”等等的感觉就来了。

弟子:刚开始连感觉都没有吗?

上师:感觉当然是有,我刚刚说的感觉是“好和不好的感觉”,“感觉”和“好和不好这些粗大的明显分别的感觉”是不一样的。

弟子:就是很单纯的感觉是有的。

上师:对,刚开始单纯多了,只是有能所的感觉而已,没有“所缘好和不好”的感觉。后来,有了“好不好,对不对,形状怎么样”等等的感觉,慢慢对好的喜欢,对不好的附着,遍计无明就来了。再然后时间长了,越来越坚持“能就是能,所就是所”,就成为业力了,就产生了轮回。假如现在在手上这样掐一下,我们会说这不舒服吧?但如果原来给这种感觉起的名字叫舒服,我们就会说,掐得好舒服呀。是不是?这就是我们产生概念了,有了“好不好”的分别,很多概念就成立了。

为什么?语言是表达概念的一种工具,但自性是超越概念的,表达概念的工具表达不了超越概念的东西。所以佛说“不可说”不可说”,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

12 :能所合一是一种某种的感受?

弟子:上师,修无相寂止,能所不是那么明显的时候,算能所合一吗?

上师:这个时候还不能说是能所合一。一没有散乱,二没有昏沉,清晰明了,能和所的概念没有明显地生起,这个时候叫心静下来了。昏沉或散乱,心就乱了,心就静不下来。心静下来的时候,不是完全的能所合一,但是能和所这些复杂的概念没有明显的生起,这叫接近能所合一,也可以说相似的能所合一。这是我们要重视心脏要静下来的原因。要重视心脏要静下来,要重视禅修。坚持禅修的话,能静下来,不禅修,刹那都静不下来。禅修的时间长了,慢慢会静下来,静下来的次数会越来越多,静下来的时间也会延长,这就是接近能所合一,相似的能所合一,但还不是绝对的能所合一。

绝对的能所合一,完全没有能和所,这个时候也不是“什么都没有了,消失了”的感觉。刚开始也会出现“什么都没有”的感觉或者说觉受。现在我们看电视,电视里有形形色色的东西,但我们的心相对来说不会动摇,电视里打仗了我们也不会害怕,不会跑。但如果是现在客厅里打仗了,我们肯定会跑,是不是?为什么看见电视里打仗不会怕?因为我们知道那是在演戏,是假的,完全不是真实的。同样的,对一个完全能所合一的人来说,所有这些形形色色的东西都不存在,都是自性的显现,这样就不会执着,不会烦恼了。

我的一个老弟子,他平均每天都打坐两百分钟,就是三个多小时,他有时候也会外出办事,但之后都会补回来。他现在能达到什么状态呢?有时候两三天都在能所合一的状态中,行住坐卧都在合一的状态中。

弟子:那种感觉是某种子的呢?

上师:跟现在的感觉一样,但没有什么执着分别,很清明,这时候觉知非常敏锐,一举一动都能觉知到。我为什么要讲这个呢?是想告诉大家真实的案例已经有了,大家要坚持加油。

 

13 :要控制的不是念头,或者对念头的分别

上师:打坐的时候,一个念头不由自主地冒出来了,这个念头是好还是不好?

弟子:没有好坏。

上师:为什么?

弟子:因为它就是单纯的念头。

上师:单纯的念头没有好坏吗?单纯的念头为什么会冒出来呢?不可能无缘无故一个东西冒出来吧?

弟子:是习气。

上师:是什么习气?

弟子:就是以前串习的一些习气。

上师:好。以前形形色色的东西串习多了,形成了一种习惯,有一个习惯的力量,这叫习气。在习气的推动下,产生念头,这完全是一个单纯的念头,没有好坏。假如我们冒出来“杀一个人”的念头,我们会认为这个念头是不好的,会马上对治它。但其实这个念头没有好坏,好坏是我们的分别。那这个单纯的念头。 ,是能还是所呢?

弟子:应该是能所合一的一个东西。

上师:这样的话岂不是天天都在能所合一的状态中?行动也全部是能所合一的行动了。(众笑)单纯的念头是所缘,它是所缘的方式来显现的,然后是能缘来分别它好或不好。认定为好,就追随它,认定为不好,就介入它,压制它。如果一个念头冒出来,一不判断,二不通过它走,就看着它。谁来看?能缘来看。能缘看所缘(这个念头)的时候,这个念头肯定会消失,就没有办法再继续了。所缘显现的时候,能缘如果不分别,,只是很单纯地看着它的话,所缘就会消失。我们要控制的不是念头,念头再怎么冒出来,都没有必要控制,这是自然的显现。我们要控制的是能缘的分别,看着它(所缘)就可以了,不分别它好或不好。这样的话能所是分开的,能所没有和合。能所没有和合的话,怎么会造业呢?善和恶都没办法造。所以能缘就单纯地看着所缘,完全不要分别它,要靠觉知来观察,不让它分别,这样来控制。

原来由于往昔的习气,念头很多,现在习气不增加,不就慢慢减少了吗?就像开车一样,继续加油,车一直能开;但不继续给它加油,油不就越越用越少了吗?最后油没了,车就开不动了。一样的道理,不分别它,念头慢慢就变少了。

弟子:一开始冒出来的那个念头,我们不用管它,让它自然消失。它如果跟我们的思想结合了,就变成杂念,妄念,这个我们要把它给断掉。

上师:对。能缘和所缘的分别,我们控制它,慢慢不分别了,心不就静下来了吗?这就是刚才说的接近能所合一了,达到相似的能所合一了。然后再思维,能和所是怎么产生的?能和所存在还是不存在?能和所都是和合的现象而已,都不是实有的,能和所也都不是实相。真正的实达摩祖师的《血脉论》里说:“自性真实,非因非果。”自性没有因没有果,不是单一独立了吗?有因有果,就不是单一独立的了。实相,真相,真实,是一回事;现相,假相,不真实,是一回事。听懂了吗?

弟子:听懂了。

上师:好。

 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

如有任何疑问、意见或建议,请在线留言,
或邮箱与我们联系:zhgwz@qq.com​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