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搜索
提交
取消
智慧光
>
>
>
>
“心”存不存在,如何减轻痛苦?

走进佛法

“心”存不存在,如何减轻痛苦?

发布时间:2020-04-28

弟子:您可不可以从世间法的角度讲一下心,虽然本质上来说心是不存在的,但是我们却可以感受到这个心。

师:你说“从本质上说,心是不存在的”,有可能大家听不懂,所以不要说“本质”。我们就说“心到底有还是没有吧,没有的话,为什么没有?有的话,为什么有?”这样的话,自己就会知道“没有是怎么个没有,有是怎么个有”。
我问你,心到底有没有?
弟子:实相上没有,显现上有。
师:不说实相和现相,这么说的话,很多人听不懂。你就直接回答我,心到底有还是没有?
弟子:没有。
师:完全是错误的。如果没有心的话,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么多事呢?这不是为了让心快乐而做的吗?
弟子:感受上有。
师:“感受”不是心来感受的吗?心都没有的话,谁来感受啊?这不是矛盾吗?
弟子:那我们到底有多少个心呢?
师:只有一个心。
弟子:但是,好像有不同的心呀,比如说有时候开心,有时候不开心。
师:你要好好想一想,假如说大海有时候有波浪,有时候没有波浪,我们会说有一个有波浪的大海和一个没有波浪的大海吗?有两个大海吗?
弟子:那就是说我们可以把大海分成平静的大海和波涛汹涌的大海吗?
师:这两个是分开的吗?
弟子:那就是平静时候的大海和波涛汹涌时候的大海。
师:你刚才问有两个心还是一个心?大海只有一个大海,心也只有一个心。心有散乱的时候和不散乱的时候,心有昏沉的时候和不昏沉的时候,可以这么分。但不能说“我有一个散乱的心和一个不散乱的心”,这么说的话就有两个心了,所以不能这么说啊。比如说“打扮好的人”和“没有打扮的人”是两个人还是一个人呢?
弟子:一个人。
师:对呀,这不是很清楚吗?
弟子:那我接着再往下问,那明觉的心又是怎么回事呢?
师:不,不,你不要这么问问题,不要扯得那么远,现在我们就说“有心还是没有心”。
弟子:如果从世间法的角度来讲,有心。
师:不要说“世间法、出世间法”,这么说太复杂了。说“有心”是错误的,说“没有心”也是错误的,为什么“没有心”是错误的呢?如果没有心的话,你的痛苦和快乐,是谁来感受的呢?
弟子:心来感受的。
师:对,心来感受的。这样的话,不是“有心”了吗?如果说“有心”的话,它是什么时候来的?什么时候消失的?在来和消失之间停留在哪里?它是从哪里来的?住在哪里?消失在哪里?这么分析的时候,我们会发现“心没有生、没有住、没有去,也没有来的地方、住的地方和去的地方”,所以也不能说“有心”。那到底有心还是没有心呢?心不能说有,也不能说无。这相当于什么样呢?当因缘和合的时候,心是存在的;因缘不和合的时候,心是不存在的;心没办法单一独立地存在。“和合”不是“单一”,“和合”是“非单一”,“和合”说明是由两个或者几个东西和合在一起,一个东西不能说是“和合”,一个东西是“单一”。
这样的话,因缘和合的时候,心会示现;因缘不和合的时候,心没有办法单一独立地存在。可以说,心相当于水中月一般,水中月是在因缘和合下示现的,但我们不能说水中月“有”,也不能说水中月“没有”。如果说水中月“有”的话,你能把它捞上来吗?捞不上来呀。你摸一摸它是硬的还是软的?是光滑的还是粗糙的?你也摸不出来,这说明水中月“没有”,但是又不能说水中月完全“没有”。如果说水中月完全没有的话,水面上明明漂着一个有形状、有颜色的水中月呀。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?就是当天上的月亮、地上的水和感知者这三个和合的时候,水中月是存在的。这三个其中的一个消失了,水中月是没办法存在的。所以,水中月不能说有,也不能说没有。“和合”与“不和合”是这么来的。
如果你认为水中月是真实的,我们可以分析一下,水里面只有一个水中月,没有很多个水中月吧。但是,如果你把水池用什么东西隔开,分成几个、几十个小水池,这时候就会有几十个水中月。然后,我们把隔开的东西撤掉,又恢复成一个水池了,这时候又只有一个水中月了。心也是一模一样的东西,说“有心”也是不对的,说“没有心”也是不对的。如果没有心的话,我们的解脱和堕落,以及解脱的快乐、堕落的痛苦等等,不全都是由心来感受的吗?
弟子:上师,我们就讲一下这个因缘和合的心。比如说刚才那位得抑郁症的女性,因缘和合导致她处于这种负面状态的时候,她的言行会趋向恶的方面。那我就感觉,心是不是有一个特质,它会被卡住,什么情况下心会被卡住呢?
师:把假的当作真的,分不清“和合”和“非和合”而造成的。
弟子:但是,它什么时候能处于一个正面的状态呢?
师:“正面”和“反面”也是我们贴的一个标签而已。本来就没有一个单一独立的“正面”,也没有一个单一独立的“反面”,没有这么一个东西。
弟子:我的意思是说,当心遇到外缘而收紧的时候,他所做的一切就往恶的方向发展;当心遇到外缘而松开的时候,他所做的一切就往善的方向发展。
师:由于他不知道真相而造成的,他把假相当成真相了,把做梦当作真实了。说白了,一切都是梦幻泡影,好比水里的泡泡出来一会儿就又融到水里了;又好比影子一样,也好比梦一样,影子和梦本来就是假的,从来没有真实地存在过。但是我们在梦里的时候,如果完全不知道梦是假的,就会把梦完全当作真的,梦里的感受和真实没有什么区别。
梦是不是假的?
弟子:假的。
师:我们做梦的时候,如果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做梦,把梦当作真的了,这个梦就会像真的一样发挥作用,但这个说明不了它是真的。如果在梦里能多多少少怀疑一下“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在做梦呢?”就这么一个怀疑,虽然梦里的痛苦不会消失,但痛苦立马就会减轻。如果完全知道自己正在做梦,这一切都不是真的,这个梦对做梦者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假如说,在七星级酒店的同一张床上睡着三个人,他们盖的也是同一床被子,而且做着同样的梦——梦到一只老虎扑过来咬自己。在梦里,其中一个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梦,把梦当作真的了——他的感觉和真的有一只老虎扑过来咬自己是一样的,一切的感受都与真实世界的感受没有任何区别,原因就是他把梦当真而造成的。
另一个人则是半醒半梦的状态,模模糊糊地有点知道这不是真的,应该只是一个梦,但又不是很确定——这个人感受到的痛苦和恐惧不会像第一个人那么严重,原因就是他有点知道“我是在做梦,这一切都是假的,但又不是很确定”。所以,他的痛苦比第一个人的痛苦会轻得多。
然后,第三个人完全知道自己是在做梦,也知道自己睡在哪个房间、哪张床、是跟谁睡在一起的,知道得一清二楚——这个恐惧的梦对他来说完全不起作用,他还会那么舒服地睡着,完全不会受这个梦的影响。
你刚才说的,不管是你的朋友还是你的亲戚,这个人之所以造业、抑郁痛苦,就是他把假的当作真的而造成的。最后,不仅伤害了自己又伤害了父母和兄弟姐妹。
弟子:那也就是说,如果我遇到的事情是让人开心的、放松的,它也是一个梦;遇到的事情是不开心的,它也是一个梦。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,都是一个梦而已。那怎么样能从这个梦里醒来呢?这个开心的也好,不开心的也好,其实都是一样的,没有什么区别?
师:在梦里的感受来说,当然是有区别的。假如说,第二天这三个人继续睡在同一个房间里,盖的也是同一床被子,然后做着同一个梦。但这次他们梦到的是上了天堂一般的快乐,享受着非常好的待遇,然后陶醉在这个感受中。第一个人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,完全不知道这么好的待遇是假的,继续陶醉在这个感受中,开心得不得了——这时候他如果突然醒了,肯定会很遗憾,“哎呀,要是刚才的梦没醒该多好啊”,他肯定会这么想。
然后,第二个人是半梦半醒的状态,他怀疑自己应该是在做梦,但是模模糊糊的又不是很确定,还是继续陶醉在这个感受中——这时候他的梦也醒了,但是他不会感到特别遗憾,因为他知道了这是一个梦而已,也不会有什么想通和想不通的,所以他不会太当回事的。
第三个人在梦里的时候也会开心,不是不开心,但他完全知道自己在做梦,也知道自己是在酒店的床上睡觉——当他醒来的时候,他完全不会执着,不会因为梦醒了或者没醒而纠结,因为他没有醒的时候就知道这是假的,梦醒了也知道它是假的,所以也不会因为梦醒了而不开心。
这样的话,第三个人是比较理性的,而前面两个人相对来说不够理性,就是这样的区别造成了不同的结果。
弟子:某些人卡在梦里的时候,假如说被老虎咬的感觉很真实,然后再遇到其它事情,他就会也往负面的方向想。
师:当下是这样,但是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朋友把他叫醒了的话,他就不会痛苦了。“哎呀,太好了,谢谢你救了我!”他会这么说。但本来就没什么不安全的,只是他把梦当真了而已。相对来说,他是在痛苦的状态中,然后朋友把他叫醒了,不让他继续痛苦下去,这时候他知道原来是一场梦。
我们现在感受到的一切都是假的,一个是闭着眼睛做梦,一个是睁着眼睛做梦,从做梦的角度来说没什么区别。但是,终有一天我们完全证悟空性了,也可以说能所合一的时候,我们的梦就醒了。这时候就会明白:我那么痛苦、那么开心,开心了一段时间又痛苦了一段时间,原来全都是梦呀。
当下我们需要训练自己的心,这样慢慢才能知道事实真相。但是光知道还不够,我们没有证悟空性之前,还做不到完全不痛苦,完全不陶醉在里面,完全不恐惧。只有证悟空性了才能做到。虽然我们还没有实修经验,但是通过思维分析知道这个道理以后,痛苦还是能减轻一些。当我们通过实修证悟空性了,才能彻底消除痛苦。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吧?
弟子:我听懂了,但是证悟空性太遥远了,怎么样能够在没有证悟中间这段时间里,只做美梦不做恶梦呢?
师:这个没办法。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,你要想一想为什么会做梦?因为你的心不定才会做梦,如果你的心定了就不会做梦了,但是我们离不做梦还很遥远。现在来说,最好的办法就是多思维,“闻”不难,“思”相对来说也不难,但“修”确实是很难。如果我能用各种办法来思维“到底怎么个如梦如幻?真相是什么?假相是什么?”,慢慢就会越来越明白“一切都是梦幻泡影”。
我今天思维了,明天就恍然大悟是不可能的。但是,我的痛苦会一天比一天减轻,痛苦减轻的同时快乐自然会增加,这是肯定的。我没有从实修的角度来说,只是从思维的角度来说的,减轻痛苦的同时能增加快乐。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心里贴的标签而已,实际上没有一个“增加和减少”“错和对”“真和假”“善和恶”,这些都没有,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唯一的这个心给它贴上一个标签而已。
假如说一个人,从她父亲的角度来说,她是女儿;从她丈夫的角度来说,她不是女儿,她是老婆;从她孩子的角度来说,她不是老婆,也不是女儿,她是妈妈;从她孙子的角度来说,她又变成奶奶了。实际上,她不是绝对的奶奶,也不是绝对的妈妈,也不是绝对的女儿,是每个人在她身上贴个不同的标签而已。
有可能一个人觉得她特别漂亮,另一个人觉得她不怎么漂亮,这也是不同的人在她身上贴的不同标签而已,每个人心里的标准都不同。然后,“爱和恨”也是不同人心里的标签,再把这个标签贴在不同的显现上而已,没有一个绝对的“爱和恨”,一切都不是绝对的。
我们这个心把一切都太当真了,这么假的东西完全当作真的,这个对境也完全是假的,痛苦就是这么造成的。听懂我的意思了吧?
弟子:听懂了。我们想要看清真相的话,应该怎么办呢?
师:最好就是通过思维,通过思维很快。
弟子:在没有看清真相之前,我们的心就会造作很多的念头。

师:对于把假相当真的人来说,他会觉得一个真正知道真相的人有点冷漠,但他不是冷漠,而是太理性了。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

如有任何疑问、意见或建议,请在线留言,
或邮箱与我们联系:zhgwz@qq.com​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