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搜索
提交
取消
智慧光
>
>
>
>
逻辑辨析和心性直指(三)

走进佛法

逻辑辨析和心性直指(三)

发布时间:2021-08-14

弟子A:您那天说最后这些空性都会收摄、融入到自性,这个收摄是什么意思呀?

 

师:应该没有说收摄吧,一切本来都是一体的,如果这是空性、这是自性,这样不是一体了。

 

弟子A:就是这两个概念没了,从空性到如来藏的这个概念又消融了。

 

师:对。

 

弟子C:您那天还讲了一下直指,直指心性是不是让别人从见地上知道心性是什么样的?不知道是因缘不同还是什么原因,我看有些师父在传大圆满的时候,会“啪的!啪的!啪的!”击掌三下,这也是一种方式吗?

 

师:这也是一种方式,讲大圆满的人有这样的。比如我们两个人聊天,聊的是大圆满,突然我就这样了(师父突然用力地击掌),你脑子一空,这个时候很容易体验到心性。或者我突然打你一个耳光,你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打你,你脑子一空,这个时候很容易体验到心性,这也是一种方法。但也不一定,有可能我突然打你一个耳光,你立马就发脾气了。

 

弟子B:您刚刚说到空性不仅要去认识它,还要去经验它,要怎么去经验它呢?我能从这个墙壁穿过去就是经验它吗?

 

师:也是,我们现在心里认为这个墙是非常结实的,我不能撞它,撞它的话肯定会受伤。

 

弟子B:有一个强烈的概念在这儿——我一定会痛。

 

师:对,如果用各种方法来分析,最后心里完全产生确信了,感觉这个墙就像雾一样,雾里面我的手这样穿过去不会挡住呀。当我们真正感觉到这个墙不是实有的,心里有这样经验的时候,墙不会挡住你。

 

弟子B:那这个经验空性是认识到就能经验到吗?还是要通过打坐什么的?

 

师:需要打坐,需要分析。我们说闻思修,主要是靠思和修这两个,但是没有闻的话思什么呢?没有闻就是胡思乱想。经也好、续也好、论也好,阅读、看书、听闻,这是听闻的过程,然后再对听闻的内容进行思维,思维后对空性产生确信了,就在这个状态中安住。产生念头的时候又分析,没有念头了、空了,就在这个状态中安住。又产生念头了又分析,然后又空了,然后又安住,这样慢慢就经验丰富了。

 

比如你妈妈把你生下来的时候,你不会走路,然后把你养到一定的时候,你能走一步了她多高兴呀,走两步了她更高兴。然后,慢慢地你能走了,但走不稳,她就更加高兴了,这就有经验了。现在你完全能任运自成地走路了,这不也是经验吗?你现在完全不用考虑这个脚要怎么动,已经熟练到这个程度了。但如果你没有天天走的话,有可能就走得不稳了,空性也是如此。

 

我刚才没说完,“啪的!”这是一种方法,但还有好多方法。有的方法是在弟子非常听话的时候,让他打坐、分析;或者有时候让他从山上往山下跑,刚跑到了山下,突然又大声喊他赶紧过来、赶紧直接跑过来,什么原因也不说。他以为师父出什么问题了,就使劲跑往山上跑,到山上的时候累得已经快断气了,身体完全累得不行了。然后趁这个时候让你安住,也很容易经验到心性。不管做什么,身体很累很累的时候,你安住一下很容易进入状态。

 

弟子A:您以前给我们讲过如来藏是什么样的、自性是什么样的,这个已经算是直指心性了吗?

 

师:当然。直指心性有各种方法,原来的时代和现在的时代不同,如果我跟你们讲大圆满的时候,突然就“哇”的喊了一声,有可能你们会认为师父出问题了,师父是不是疯了。现在的人思想已经歪得不行了,有些事情确确实实是他自己有问题,但他不会看自己,觉得是对方有问题,自己没问题。

 

弟子B:师父,我想插播一个问题,我以前有蹦过极,就是栓一根绳子在腰上面,从楼上跳下去,那种感觉就是明明知道是假的、也不会死,但还是很恐惧。

 

师:绳子断了怎么办?

 

弟子:不会断。

 

师:万一断了怎么办,这肯定有万一呀。

 

弟子B:对呀,然后我觉得自己要死了,心里产生巨大的恐惧,那时候念咒也念不了、念师父也念不了,自己认为自己要死了。

 

师:如果平时分析心性、打坐经验很丰富的话,这时候很容易进入状态。

 

弟子:蹦极吗?

 

师:对,但是我没有见过蹦极,听她的描述大约能理解。

 

弟子:从很高的地方,给你腰上绑个绳子,然后你就自由落体,这样跳下来。

 

师:是自由吗?如果是自由的话,应该是你想停就能停,想跳就跳。但工作人员把你推下去的时候,你还有自由吗?完全没有自由。把你推下去的时候,你中途能停吗?所以这完全不叫自由,跳不跳你是自由的,但是跳了以后,中途你完全没有自由。如果能停的话,你就能飞了,开玩笑。

 

弟子:对。

 

师:原来一个瑜伽士跟我说:“阿知HuoFo,我是会飞的,但是我现在年纪大飞不动了。”后来有人问我:“我的师父说您能飞,但他现在飞不动了,您现在还能飞吗?”我不能直接说“他是骗你的”,我说“我会飞”。他说:“您飞一下。”我说:“我不敢飞,因为我没有落地的技术”。我说:“你也会飞呀,你从很高的楼上跳下去,这也是一种飞呀,但是你有没有落地的技术呢?”我说“我会飞,但没有落地技术”,有可能他也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。如果通过思维有可能会知道,但是我真的会飞又能怎么样呢?你们也跟我学飞吗?你们跟我学飞有什么用呢,会飞能解脱成佛吗?

 

弟子B:如果我再去跳一次蹦极,能在蹦极的过程中不再产生这种大的恐惧,能够忆念起师父或者持咒的话,是不是在中阴身也容易安住一些?

 

师:持咒不是安住,祈祷师父也不是安住,念咒、祈祷师父这些都很好,不是不好,但我们刚才说的不是这个。你祈祷师父,师父和你还是两个呀,你念咒,被念的和能念的还是两个呀?我们刚才说的是一个,合一。所以你要多多闻思,然后多打坐,慢慢会明白两个是什么意思,一个是什么意思。他们四个都是般若班的,都参加过成都般若班的禅修,那时候我专门讲大圆满,他们都参加了。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

如有任何疑问、意见或建议,请在线留言,
或邮箱与我们联系:zhgwz@qq.com​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