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搜索
提交
取消
智慧光
>
>
>
>
如何理解“一切的基础都是心”(四)

走进佛法

如何理解“一切的基础都是心”(四)

发布时间:2021-07-22

弟子A:您刚才说一切的基础都是心,我理解了。那如果要用一个逻辑推理,怎么推出一切的基础是心呢?

师:如果不会逻辑推理的话也不能说完全不能证悟,也可以证悟,但这个证悟是很慢很慢的。有些特殊根器人,不需要什么逻辑分析,就这样安住打坐,完全就开悟了。

我们汉传佛教来讲,六祖慧能就是一句话琢磨琢磨就开悟了,但我们把整个《金刚经》都分析了,可是还没开悟。这是因为他的根器跟我们不一样,根器成熟的人来说就是这样。跟慧能大师一样的人,在禅宗里多吗?不多呀。藏传佛教很了不起的成就者,密勒日巴即生成佛了,但跟密勒日巴一样根器的人多吗?不多呀。

但我们如果这里不行就那里,那里不行就这里,想尽一切办法的话,总有一个办法是可以的。世间法也是一样呀,这里不行就灰心丧气的话,永远成功不了。我这里不行就那里,那里不行就那里,各种办法来尝试的话,总有一个办法可以。

弟子A:所以面对一个问题时,应该用各式各样的方法去克服这个问题。

师:对,怎么克服,怎么维护,怎么发展,需要想尽一切办法来。一个成功的老板不是随随便便就成功的,他需要付出很多。我认识的一个老板,他学历也不高,但非常成功,说起他的成功过程时,他付出得太多太多了!我们就是习惯看结果,看他开的是名车,住的是别墅,穿的全部是名牌,我们看的都是这些外在的结果。但是他内在的压力来看的话,比我们的压力要大几十倍、几百倍,他的压力我们完全受不了,是这样的。

弟子A:您之前说的是压力太大了也不好,一点压力没有也不好,压力不要太大也不要太小,中间的话比较好。

师:对,但是压力本来没有大小,这是自己认为的压力大,或者压力小而已。大和小是相互依存以外,还有一个独立的大和独立的小吗?我们分析的时候,没有单一独立的一个大,也没有单一独立的一个小,对比来说是大或小而已。

弟子A:所以面对特别大的压力时,不是说我逃开了,然后去找一个小的压力,而是调节自心,通过调节自心来调节压力的大小。

师:对呀,现在有些人有压力的时候完全不分析,然后就跑步呀、游泳呀,用这些方式来缓解一下。有些人就大声的念佛,大声念佛就忘记压力了,这只是一种转移而已。我不可能二十四个小时都在念佛吧,我不念的时候压力立马又出现了;我念的时候,由于注意力在念佛上面,所以感觉没有压力了,这只是注意力转移了而已。我们应该通过分析有没有一个单一独立的“压力”,有没有一个单一独立的“大和小”,它们是不是真实存在的等等,这时候原来认为很大的压力,最后慢慢就减弱了、减小了。分析是最好减轻压力的方法。

弟子A:不赞同转移的方式。

师:对。如果用转移的方式,这个压力不会受伤,压力不会变小,压力不会减少,只是我们的注意力转移了而已。但我们通过分析,知道压力本来就没有一个大小,大小是我们心中的概念而已,这么分析的时候就没有一个大了,然后压力大是从哪里来的呢?

弟子A:以这种观点来处理的话,就是生活中没有一种情况需要逃离或者离开的。

师:完全没有。

弟子A:这样分析就可以变化。

师:对呀,一个人失败了,失败是不好的,但另一个角度来说,失败是一个经验呀。我分析自己为什么失败?我失败的原因是什么?失败的因是什么,缘是什么?这么分析的时候就变成为经验了,以后我可以避免这些失败了。如果再往前继续的话,我就可以避免这些了,我不会在这些地方再失败了。

弟子A:但是,大德宗萨说我们知道的因缘是有限的。比如说一个事情成功了,它的很多因缘是我们不知道的,通过一次一次的失败来总结出什么原因、什么缘分失败,还是非常有限的,还是没有办法掌握所有的因缘来促进他成功,是不是这样的呢?

师:往昔有什么因,是我们没办法知道的,但不可能全是往昔的这个单一的因来推动的结果,原来的因要结合现在的缘才能成熟为果。原来的因我不知道,如果不知道的话我没办法改变它。但现在的缘我可以改变,缘改变了,单一的因没办法把我推倒呀。缘一定要结合因才能成熟为果,因也一定要结合缘才能成熟为果。可能是几百年或者几千年以前我做了一件事情,有这么一个因现在让我痛苦,让我失败,不让我成功,但是我不知道往昔做了什么——我们不用说前一世,我们这一世不知道的事情也很多呀。我们都在母亲的肚子里呆了八九个月,有可能我是一个特殊的情况,时间和大家不一样(师笑),我呆了十三个月,但我现在也不知道那十三个月发生了什么,全忘记了。但不是没有呆过呀,呆过忘记了呀,这个时候也不是我啥感觉都没有呀。

现在叫胎教吧,就是跟腹中的婴儿说好话,这样的话孩子性格好呀、长得漂亮呀等等,会这么说吧?因为他有感觉我们才说,如果腹中的婴儿什么感觉都没有的话,我们说了也没有用。但是那时候的事现在谁都记不起来了,我估计没有人记得,是不是?我们一岁的时候不是啥都没做过,只不过一两岁时做过的事情现在不记得了。不是那时候什么都没有做过,是我忘记了而已。

这个角度来说,我还能记得上一世吗?这一世的脑子、心脏,各个器官是一个东西,从来没有换过都不记得了。然而上一世和这一世的各个器官一点关系都没有了,我的各个器官都不是上一世的器官了,全都换了,还能记得上一世吗?不容易记得。

但也不能说百分之百不记得,也是大德慈诚罗珠写的一本书叫《轮回的故事》,后来大德索达吉翻译成中文,现在也有。这里面记的不仅是汉族,其它各个民族都有,还有国外的人,有些人记得一清二楚,但如果他们不会分析的话,也是很痛苦。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

如有任何疑问、意见或建议,请在线留言,
或邮箱与我们联系:zhgwz@qq.com​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