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搜索
提交
取消
智慧光
>
>
>
>
如何理解“一切的基础都是心”(二)

走进佛法

如何理解“一切的基础都是心”(二)

发布时间:2021-07-22

师:对呀,但是没有通过分析的话,我们都会认为先有父亲,有了父亲之后才有儿子,我们会这么认为吧?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会这么认为的。但真的通过分析的时候,我们发现不对呀,如果先有父亲,儿子还没有的时候,他是谁的父亲呀?这时他不是一个父亲呀,如果没有儿子他还能成为父亲的话,那不管是一岁的男孩还是一个男婴,或者说一个出家人,都可以成为父亲了。如果有了儿子才成为父亲的话,那儿子应该是在前了,然后他才成为父亲的。但逻辑来推的时候,如果是儿子先出现,还没有父亲的时候,儿子是谁的儿子?这样的话,父亲和儿子前后存在就被推翻了。那他们两个是不是同时?如果是同时的话,他们两个一点关系都没有,因为同时生起的两个事物互相之间没有影响对方的时间。

但我们从因果的角度来说,儿子的因当然是父亲呀,没有父亲不可能出现儿子。但是我们把儿子从出生到死之前的这段时间搞混淆了,然后把父亲从成为父亲到死之前也混淆了。这样的话,我们又出现问题了,为什么出现问题呢?因果讲因存在的时候果完全不存在,果存在的时候因是没有办法存在的,但这时我们看到父子两个同时存在呀,父亲也健在,儿子也健在,这不是同时吗?

用前后的刹那来分的话,成为父亲和儿子的前后有无数个刹那。假如说一天有无数个刹那,把这个刹那全部混淆的话,如果父亲活八九十岁,儿子活四五十岁,两个人都健在的时候,是不是因果同时存在呢?但是我们不能这么混淆来分析。

儿子和父亲到底谁先存在,我们用科学来推理的时候也推不动,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是一样的。我们说先有蛋也不对,先有鸡也不对。虽然科学推不动,但佛教的中观可以推理,鸡和蛋二者没有前后,也不是同时,这完全是一种概念而已,蛋也是一种概念,鸡也是一种概念,实际是它们并不存在的。

如果这些不是概念的话,会出现什么问题呢?如果一个人他是真实的父亲,他应该永远是父亲,他不可能变成别的人。但实际上,从他儿子的角度来说他是父亲,从他孙子的角度来说他是爷爷,从他父亲的角度来说他是儿子,从他爷爷的角度来说他是孙子,从他老婆的角度来说他是老公,从他儿媳妇儿的角度来说他是公公,从他女婿的角度来说他是岳父。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变成那么多人呢?他是很多人还是一个人呢?这些都是我们心里产生的一个概念,然后把这个概念贴在这个人身上。这样的话,概念的角度来说,一个人可以变成很多人,这是贴个标签而已。我们可以思维一下,哪个有道理,哪个是没有道理?

我们也不是推翻哲学,但是我们需要知道哲学和佛法有点相似。佛法的逻辑推理是用因明,但因明不是佛法,因明是要弄懂佛法所非常需要的一个逻辑推理方法。如果完全不懂因明的情况下,没有办法懂得中观,中观完全是用因明的逻辑推理来详详细细地知道,详详细细地明白。如果没有学过因明的人学中观的话,他自己认为学得很好了,但跟学过因明的人辩经、辩论的时候,他一句话都没办法说,学过因明的人肯定会推翻他,不管他说什么,用逻辑来推的时候,最后他完全无话可说。

因明是这么一个逻辑推理,比现在的西方哲学和东方哲学更严谨、更精密。我们说父亲和儿子、鸡和蛋,感觉跟我们的修行没什么关系,认为这个不是实修,实际上跟实修有关系呀。

我们说我很痛苦,痛苦者和痛苦,哪一个是前、哪一个是后,还是二者同时呢?这么分析的时候完全没有一个痛苦和痛苦者呀,也可以说就自己产生的一种概念,说难听点就是自己瞎想的而已,实际上根本没有一个痛苦和痛苦者。我们用各种逻辑来推理的时候,也没有呀。

我们很痛苦很痛苦,假如说痛苦的时候睡着了,睡着的那一刻开始,睡醒之前是不痛苦的。如果在梦中痛苦的话,这是另外一回事了,不是刚才睡觉前痛苦的事情。我们认为被痛苦折磨得不行了,折磨谁呢?折磨和被折磨有什么关系,分析之后有没有折磨和被折磨的呢?

有一个出家人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特别特别痛苦,他问我应该怎么办。我跟他讲了这个逻辑,他也听懂了这个逻辑,痛苦的时候马上就用这个逻辑来分析一下,然后就不痛苦了,没什么痛苦的。他说又痛苦的时候,他就又用这个逻辑来分析,就又没有痛苦了,痛苦就消失了。他跟我说,“上师这个太管用了!为什么这么管用呢?原来为什么没有想到呢。”他确实是这么说的。

我们也不想痛苦呀,痛苦的时候有可能念念经、念念佛、念念咒,但嘴里念着,心里却还是想着这个痛苦。如果这时候打坐的话,心完全静不下来,还是在这个痛苦当中转来转去。这个时候如果按照这个方法分析一下,痛苦完全消失了,消失的当下就安住,或者消失的当下再念佛、念经。不管是多长时间,这个痛苦当下就能断掉,或者当下就消失,完全是可以的。用这个方法分析的时候,不是我现在这么做了,将来才怎么怎么样,而是当下就能起到作用了。

所以,这些都是需要分析的。你们平时研究这个教派怎么不足啊、那个教派很好啊,这些对我们来说没有必要,我们也不是专业研究这些的。如果认为这个教派好,心里产生信心是好事,但如果认为这个教派不足,产生邪见,这个就没有必要了。我们是实修者,对自己的解脱有利,对减少自己痛苦有利的事情需要做,如果能这样的话就更好、更圆满。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

如有任何疑问、意见或建议,请在线留言,
或邮箱与我们联系:zhgwz@qq.com​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