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搜索
提交
取消
智慧光

止观禅修

宝瓶气

发布时间:2021-06-16


弟子:师,有相圆满次第也是要在宝瓶气的基础上来修吗?

师:不是。宝瓶气就是以气为主,上气和下气结合,然后心安住在这上面。这样的话,心和气合二为一的时候,出现什么觉受了,或者说出现什么空色——颜色又不同、大小又不同、形状又不同的这些显现,还要跟它合一。这样的话,刚才说的那个是觉受为主,觉受先出现了,然后心安住在觉受上面,心和觉受这两个合一;然后再吸到中脉里面,和这个中脉再合二为一。中脉里面有各种的脉轮,脉轮里面有明点,和这个明点也合一了。这样的话,姿势就不同了,和宝瓶气也是不同的。

现在我们教的是最基础的一个宝瓶气——宝瓶气在我们的丹田里,除此外还有海底轮的宝瓶气、脐轮的宝瓶气、心轮的宝瓶气、喉轮的宝瓶气、额轮的宝瓶气、顶轮的宝瓶气。丹田的宝瓶气修得非常扎实的基础之上,再修这些宝瓶气是没问题的。不然的话,我们会想“气怎么会到这里来呢?下气为什么提到这里来呢?又怎么压住这个气呢?”

弟子:把它吸进来,可能也需要训练,刚开始不一定能把它吸进来吧?通过慢慢慢慢锻炼就能吸进来了。

师:对呀。我原来说过吧,我的上师卡尔活佛准备圆寂的时候,洗完澡了,法衣也披了,一切都准备好了,就等一个弟子了。这个弟子是专门学时轮金刚天文历算的,他进来的时候说,“上师,为什么选择今天呢?今天对你来说没关系,但是对我们来说不好啊,你为什么选择今天呢?”上师说:“是什么样的情况,你说说。”然后他就说了,怎么样怎么样。上师说,“哦,这样的话,那就改天吧。”然后就改天了,我们大家就很高兴很高兴,衣服也换了,就做饭大家一起吃饭了,特别地高兴,说不出来的高兴。吃完饭了,上师说,“好,我们就改成明天了”,我们就又开始痛苦了。这说明什么呢?高僧大德圆寂就是这么容易,想走就走,不想走就可以不走,如果是我们的话,就没有这个自由了。

弟子:师,我觉得如果没有修过宝瓶气的话,这个气压不了一分钟就泄气了。

师:为什么压不了呢?

弟子:如果没有修过的话,时间会很短。

师:不。这个就是我们心里的概念,我们的概念当中认为——心就是心,气就是气,有这么个概念吧?如果我们认为——心就是气,气就是心,我心怎么稳定,气也是一样的,没什么难受的呀。

某仁波切的一个弟子,在山上闭关,山上没有水,他要去山下取水。然后他就准备好了,把宝瓶气压下去了,拿个桶就下山了,就这么把水从山下提上来了。来回走这么一趟要多长时间呢?假如说很年轻的一个人,最起码要一个小时多一点,因为山很陡,上山、下山最起码一个小时肯定是有的。如果我去的话,基本上就一天吧,就这么个情况。回来后,他把水倒在缸里面了,把水桶倒过来,还有背水的这个绳子,这些都放好了,然后他就往坐垫上一坐,(呼——)气才呼出来。

弟子:有个问题,这时候他的心和气结合了,对吧?

师:当然。

弟子:那他可以思维吗?可以和别人说话吗?

师:完全可以的。

弟子:为什么?跟别人说话的时候气不会冒出来吗?

师:我们现在认为——你是真实的,你就是你,你是完全独立的,跟我没关系的,有这么一个概念。但是,假如我们这里放个电视,电视里出现什么画面的时候,我们看到形形色色的这些,这时候我看是看了,被看和能看都有。但是我内心里知道这都是假的,这只是一个显现而已,不是真的,有这么个心吧?他就是这么一个情况。

我原来跟你们说过,这个气不是呼吸,我们理解的是现在的呼吸。这个气分上气和下气,再分的时候就有十个气。然后把这个气压在这里,我这样说话的时候气也是有,但是这里压住的气和说话的气,完全是可以分开的。

弟子:一个外气,一个内气。

师:也可以这么分吧,但是这个呼出来的不是内气吗?就是这么一个感觉,自己都能感觉得到,气完全是分开的。如果不说话,他完全是一点都不呼吸的,就这么上山下山也没有人说话呀。

弟子:这个时候也不一定是能所合一吧?

师:他的境界我们是没办法判断的,有可能是彻底能所合一的状态,也有可能没有彻底能所合一,但一定是在初步的能所合一的状态之上。如果没有初步能所合一的话,这样他完全受不了。

弟子:这个时候他同时能跟别人说话,又能思考,那他应该已经认识觉性了,而且能护持了觉性的吧?

师:无论是初步能所合一,还是明显的能所是合一,又能思维、又能跟别人说话,这些都完全可以的。我们现在是想象不到的,但是真的到了这个境界,完全是可以的。

这个时候我跟你说什么话,什么样的关系,这一切都是非常清晰的状态。我们现在说的话,感觉你是你、我是我,是这样清晰的跟你说话。但是那个时候相比较的话,我们现在说话就像是说梦话,那时则是完全清晰的状态中说话。说梦话也是说话呀,有些人梦游的时候,你跟他说话,他也会回答你呀,但是他自己完全没什么感觉,也不知道说了什么。这时候你跟他说我们两个去什么地方,他说可以,但是你走你的,他不会跟你走的。然后走着走着,他就醒了,醒了的时候,你刚才跟他说的话,他完全不记得了。

原来我的一个师兄,闭关的时候就梦游,睡觉的时候,他突然就起来穿衣服往外走。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情况,就不让他走,但是完全不行。后来熟悉了,知道他是梦游,我们这里也没有什么危险的地方,所以就不管他了。他就在院子里走一走、转一转就回来啦,回来的时候也不说话,就又睡觉了。慢慢慢慢他五加行也修完了,然后又禅修了一段时间,他就不梦游了。

弟子:师,我们修宝瓶气的时候,坐的很直,要让中脉也直直的,这也是我们的分别念吗?

师:当然。

弟子:其实修宝瓶气不需要坐得这么直的。

师:对,完全不需要。对一个熟悉的人来说,不管是修宝瓶气也好打坐也好,你躺着打坐,怎么样打坐都没关系。但我们初学者、还不熟悉的人来说,当然是有区别的。

弟子:如果初学者坐不直的话,气会不会压不下去?会不会跑?

师:会有。还有些人修着修着,突然就一个地方痛了。

弟子:气跑那去了?

师:对。这样的话,有些修证高的上师就跟你一起打坐,给你纠正,这里就不疼了,他就给你纠正了。

原来我说过吧,也是自己不懂事,我们修宝瓶气的时候,整个院子里我的宝瓶气修得可以说是最好的。然后我的一个师兄,他成绩不好,但是修行比我好得多。有一天,他要求跟我比赛,我说当然可以,我心里想你敢跟我比的话,我有什么不敢跟你比呢?肯定有这样的心。然后就比了,十几分钟就过去了,他一点动静都没有,我想这不可能呀,但是想想我们是在比赛,那就再等等。后来我完全确定这不是正常情况,我就把气呼出去了,我让师兄把它呼出来,但是他没有反应。我告诉他怎么做,全部说得一清二楚,但是他完全呼不出来,不知道怎么呼,各种办法都呼不出来。

我是这里面的一个辅导者,上师讲了我来辅导,什么窍诀我都说了,但是他完全没办法呼出来。然后我们非常害怕,没办法就叫来上师,上师过来说的也是这些窍诀,但也没有用,上师跟我说的也没什么区别,还是呼不出来。然后上师就不说了,在那里打坐纠正了他,他就把气呼出来了,上师也没有说什么原因,我们也不敢问。但上师说,从此以后你不能再跟任何人比赛,后来我们谁都不敢比赛了。如果上师不在的话,他有可能慢慢慢慢就会圆寂的。

这种情况也是一种不自由的显现——如果是我在这么一个状态中,但不知道怎么呼出去,这个也是不自由的。如果自由的话,呼出去和不呼出去完全是自由的。假如说你开车,非常有经验的话,什么时候想停就可以停,但如果开车经验不丰富的话,想停的时候有可能不知道怎么停呀,是不是?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往后退,这也是一种不自由的表现吧。

弟子:比憋气是吧?

师:没有憋气的难受,好好的状态。

弟子:只有坐得很直的时候,中脉才会直吗?

师:这个也是我们的概念。中脉有粗脉和细脉,分两个,粗脉是我们肉眼看得见,但细脉是我们肉眼完全看不见的,不管用什么样的仪器来看,也看不见。

弟子:中脉是细的那个脉吗?还是粗的那个?

师:细脉是肉眼看不见的,不管通过什么样仪器来看,都看不见。但是粗脉是肉眼看得见的,或者通过什么仪器来看能看得见。比如脊椎骨里面不是有个脊髓吗,有人说中脉在这里面——但是我们观想的时候,它不在这个脊椎骨里,左右来量的话,在身体中间,前后来量的话,接近身体的后面。

弟子:所以,我们如果是歪着身体的时候,我们观想它是直的,其实就是直的?

师:对。“歪和正”不是我们的概念吗?如果超越概念的时候,“歪和正”没有呀,“歪和正”不是实有的呀,是不存在的呀。

 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

如有任何疑问、意见或建议,请在线留言,
或邮箱与我们联系:zhgwz@qq.com​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