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搜索
提交
取消
智慧光
>
>
>
佛教徒能不能杀生?能不能参加婚礼?

常见答疑

佛教徒能不能杀生?能不能参加婚礼?

发布时间:2020-12-31

能不能与该不该

弟子:我们生活当中很多的行为和做法就是一种习惯,没有深入地去分析研究,刚才您对杀生的分析令我深受启发,生活中很多事情,应该分析该如何去做,然后行为能不能这么做,要考虑深入一点。

上师:从这个角度来说吧,比如说放生,我从菜市场买了一条活鱼,我把它放了,让它自由自在了,这是肯定有功德的。同时我还帮助了很多人,不只帮助了这一条鱼:如果我不买它,它被卖到一个饭店里去,饭店的老板有杀生的罪过;饭店里面的员工杀掉这条鱼,也有杀生的罪过;然后就是一个人吃饭,点杀了这条鱼,也有罪过。这样的话呢,饭店的老板、员工和吃鱼的人——三个人杀生的罪过,我就避免了。这不是有功德吗?是不是?

弟子:我们总会需要去处理一些心里不情愿的事情,比如别人或者单位让我们做什么,我们大多时候不得不做。作为学佛的人要考虑应不应该做,也会分析我的底线只能做到哪里。

上师:我觉得这个问题能不能这样解开呢?我们也从杀生的角度来说,如果有一个人问能不能杀生,你们觉得怎么回答?

弟子:不应该杀生。

上师:佛经上是这么写的。有些堪布是这么讲的——“不能杀生,绝对不能杀生”。我觉得这个说法不太好,如果说“不能杀生,绝对不能杀生”,完全一点一滴的思维空间都没有了。那怎么说好呢?——“不应该杀生”——这样思维空间就来了。为什么应该或者不应该,不应该是从哪个角度来说的?

假如说杀生,我是从杀生的人的角度来说的,还是被杀生的这个物命的角度来说的,就需要分析了。我们杀一个动物,它的肉特别好吃,这样的话呢,应不应该杀?我的角度来说,当然是应该杀,好吃呀!但是它愿不愿意为我死呢?肯定不愿意。

不管是什么众生,根敦群佩的诗里说——没有眼睛的蚂蚁,这么奔跑是为了快乐;蚯蚓没有脚,但是它还是跑,它为什么跑呢,它奔跑的这个目的还是为了快乐。我们所有的忙忙碌碌,做这个做那个,是为了什么?就是为了快乐,是不是?不过也要分析,我这个奔跑,是不是快乐的因?

如果说我现在杀生是为了好吃呀,有营养啊,这样的角度来说是应该杀;但从被杀的动物的角度来说,它不愿意死,它愿意活,它愿意快乐,愿意舒服,它不想死,这个角度来说不应该杀。

之后,如果我吃了它又怎么样?我的肉身再怎么营养好,几十年就坏了,是不是?特别有营养也活不了多久。我死了以后,因为杀生造了很多很多的罪业,这样的话会受苦。杀生是受苦的因,不是快乐的因,所以从因果的角度来说,该不该杀生?我现在杀生,我将来肯定会受苦,是不是?因为什么受苦呢?就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痛苦的因,痛苦的因种了,我怎么会不痛苦呢?不痛苦才怪呢!如果不痛苦,还是继续快乐的话,因果就不存在了。种什么因,肯定是得什么果。

 

要有惭愧的心

上师:我们完全不杀生,可能也是做不到的,但是要尽量调整心态。假如说我们两个杀一条鱼吃了,你也想吃,我也想吃,我们两个同时就把它杀了,煮了,吃了,我们两个罪过是不是一样的?

弟子:一样的。

上师:不可能,就这样的话呢,完全没有思维空间。虽然我知道我是特别想吃,但是杀它的时候我心里很难过,我知道不应该杀,但是我的这个贪欲心想杀,同时有惭愧的心,这两个在挣扎,所以我的罪业是很浅,是不是?你呢,就是完全为自己着想,从来没有为它着想的话,不可能有惭愧的心,是有理所当然的心来杀,理所当然的心来吃,这样的话呢,你的罪过是很重的。

由于有惭愧的心,我杀的时候也会研究它怎么样能减少痛苦。如果完全一点都不为它着想,就只为自己着想的话呢,就像刚才说的例子,那种鱼就这样身体全部都被放在油里面炸,但脑子是活的,炸完了,客人准备吃的时候,毛巾一拿,它眼睛和脑子还可以动的。吃它的人完全是只为自己着想,这样的话,那些鱼有多大的痛苦呢?还有吃猴脑的方法,也是如此。如果不思维的话呢,就会出现很多问题。

有人说“杀生的肉完全是不能吃的,自然死亡的肉是可以吃的”——有人就这样理解的——鱼买过来,养在家里,也不给它喂吃的,调料全部都准备好了,等鱼一死了,就炒了吃。他们认为它这样就是自然死的。其实这样鱼死得更残忍,一下就杀了痛苦反而轻一些。

弟子:怎么更残忍?

上师:换位思考一下,我是为它着想的话,我不会这么做。还有呢,网上查的话也能看到,牛皮是胶原蛋白很好,现在人们为了胶原蛋白,不直接把牛杀掉,就是往牛的皮肤上喷火,它的毛全部会烧掉,皮肤也受伤,这样自然本能地,肉里面的精华会自动提炼出来在皮肤里面(一种保护反应),他们认为这个皮是胶原蛋白最好的。这样的话呢,牛多痛苦呀!一两个小时都死不了。还有补血的阿胶,这个驴皮是怎么做的?驴不能杀的,驴杀了这个驴皮是做不了阿胶的,要慢慢打,慢慢打,一直打到这个血全部出到皮肤里了,最后就这么死了,这时候这个驴皮就可以做阿胶了。

弟子:那我们都不能吃阿胶了吗?这是不是三净肉,药用也没事呢?

上师:我们不能说没事,它们死得这么残忍,我们应不应该吃?不应该吃。但是如果是我没办法,身体需要吃,不吃不行,吃的时候知道它死的情况,我用惭愧心来吃。我吃了它的血肉,然后我做善事的功德回向给它离苦得乐。这样的话,有一种交换的成分在里面,还有一种惭愧心在里面,所以这个罪过相对很小,我们应该是喜欢罪过小吧。

弟子:我是有这样的情况,虾放很长时间,让它自然死。因为孩子有时候喜欢吃虾,老人比较疼孩子,但是现在跟她说因果,她是完全接受不了的。她去买虾,都很新鲜、刚刚捞上来的,拿到家里面了我也没有办法,只能说放水养着。

上师:放水养,氧气各方面不够,它肯定会死,你明明知道它们会死,是不是?你呢,跟他们讲因果确实讲不通,这些虾很长时间死不了会更难受的,这样的话呢,你为它们念经啊,念皈依呀,然后就杀了,这样你还是为它们着想。

弟子:我之前有拿去放生,路上就全死光了。

上师:我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我身体不怎么好的时候,一个人给我买了虾过来,我一看,全是活的,但已经奄奄一息了,再放到海里去肯定是活不了,这个时候我突然就想到个办法,我说等一下,往水里面放一点盐巴,它们就活了,然后就去放了。

弟子:家里面的蟑螂,真的是多到没办法。

上师:还是有办法。我在广州住在一个居士家,我全国各地去过很多地方,没有见过像他们家那么多的蟑螂。他们全家都是学佛的,但是蟑螂确实很脏,他们就在网上买了一个能抓蟑螂的盒子,一天能抓到一百多只,然后我就给它们念经,念完之后就拿到很远的地方去放了。但是盒子再拿回来抓的时候,抓不到了。

弟子:一次就没有了吗?

上师:不是,家里有,但是抓不到。后来我说我有办法,应该是它们的痕迹留在盒子上了,我就让他们把这个盒子重新洗得干干净净的,洗干净了又能抓到了,现在基本上没有了,全部这么放生了,一个都没杀。

弟子:蚂蚁也可以?

上师:蚂蚁很容易的。我住的地方,我吃的甜食没有打扫干净吧,蚂蚁特别多,我就喷一下香水,喷了就不来了,蚂蚁不喜欢香水。隔几天香水的味道消掉了的话,又喷一下,还是有方法。原来有个弟子是怎么做呢,就用大蒜到处擦一下,蚂蚁也怕蒜味。我买了几瓶香水,就是味道不怎么好,但是驱蚂蚁特别有用的。

 

家人一定要杀鸡杀鱼,怎么办?

弟子:我们春节不是要回家过年嘛,老爸老妈就养了很多鸡,每天要杀鸡,怎么叫他不用杀了,他还是要杀,还说我神经病,这个怎么办?

上师:我们认为杀生是不好的,但是父母年纪也大了,他们是为了我杀鸡,他们也是肯定造了业,肯定会成为痛苦、堕落的因。我说了他们,但还是行不通,他们还是会杀鸡,这样的话呢,我来杀,我不让父母杀。这就是不让父母造业,我来造业,然后我来为它们念经、皈依。还有呢,我杀它的时候,我作为一个学佛的人,我肯定有惭愧的心,我肯定是为它考虑,怎么个减少痛苦的方式来杀,是不是?这样的话,父母来杀好还是我杀好?——还是我杀好。这是我自己的想法。

弟子:我之前听一个师兄说,“我们的习俗,过年的时候就会杀鸡杀鸭供神祇,这些都是年龄大的做,我是最小的不需要做这些事情,所以非常有福报,好幸运”。因为他不吃,也不杀,感觉自己非常的庆幸。后来我又听另一个师兄说,为了不让父母造业,杀鸡杀鸭他自己去,我觉得这种才是真正的利他心。

上师:假如说父母一定要造业,怎么说都说不通,鸡一定要杀,这样就让我来造业,不让父母造业,这样的话,发心不一样。

弟子:自己有惭愧心的话,这个罪业也容易清净。

上师:这样罪业会减轻,父母杀的话罪业重呀,这样的角度来说应该由我来杀。然后我是学佛的,我为它念经,为它忏悔,这样我还是会消除这个罪业,但是父母他们不信佛的,不会去消除罪业,这样来说,也还是我来杀好。

弟子:杀它的时候边念咒行不行?

上师:当然可以。我看过一篇文章,一个法师说,“对蚊子呀、蟑螂呀,就跟它们说,‘你从哪里来的就哪里走,不然的话七天以后我就不跟你客气了’。七天过后它们没走的话,就可以杀,没有罪过。”这是他说的。这就是自己欺骗自己,我说的话它能听懂吗?如果它听懂的话,它绝对会走的,为了避免被杀,肯定会走,但是蚊子、蟑螂肯定不懂。所以一切都是要自己思维。

弟子:家里的鸡拿去给别人杀,这样会不会造业?不是他本人杀。

上师:自己一样会造业的,所以自己杀的话好一些。鸡不管是他人杀还是你杀,都是杀,是不是?这样的话,你自己杀的话,你有罪过,但是你没有伤害其他人呀!假如说我不想杀,我让他杀,他是为我杀的,他也有罪业,我又伤害他了。我也有罪过,他也有罪过,这样的话,更加不好。

弟子:很类似的问题,我婆婆是不会杀鸡的,她也不敢杀鸡,我也不敢,我们都不会做这些,但是每年过年有人送鸡来,我们会拿到菜市场去,人家是以此为业的,他就是收钱杀鸡的。

上师:这个藏地也有类似的,藏地好多人说我不杀生,然后邀请别人来杀,情况还是一样。

弟子:我也觉得是一样,我们能做的就是有惭愧心,如果它拿来还是活蹦乱跳的,我们可以念经、念皈依,然后再拿去给人家杀。人家拿来给我们的,那也是得吃呀。

上师:让别人杀的话,这样我也有罪过,罪过又分给他了,他也有罪过——这样的话,还是我杀的好,这样我有罪过,他没有罪过呀。佛教里说学佛的人完全不能杀生,会这么说吧,但是这样说的话,汉地来说,有渔民,渔民就完全没有机会学佛了。渔民没有办法,他就靠这个生活,不杀生的话,完全生存不了。但如果他还是有惭愧的心,有回向的心,这样来杀生的话罪业会减轻。藏地来说没有渔民,但是有牧民呀,牧民不杀不卖的话呢,也维持不了生活。藏地人全部是信佛的,但是牛和羊为什么要养呢?也是为了生存而养的呀,要吃要穿,这样的话,还是要杀生。从应不应该的角度来说,是不应该杀生的。

 

尽量减轻它们的痛苦

上师:前两年,一位堪布通过研究,然后就教大家牛要怎么怎么杀。有人说你一个堪布,怎么杀牛都教我们,他说需要教。我自己分析的话,这位堪布是非常了不起的人。原来传统的杀牛方法和他研究出来的方法完全不一样,他的方法能明显减轻痛苦。藏地传统的方法就是把牛憋死——嘴巴用绳子来捆住,就这样憋死,这样最起码要半个小时才能断气;还有的是怎么杀呢?用刀一割牛的颈动脉,牛呼气出去的时候喷出来很多血,又吸气进去,再又呼出来很多血,也是需要半个小时才能断气。这位堪布怎么研究的,我不太清楚,没有问过他,他研究出来的方法就是牛不用捆,就遮住了一边的眼睛,另一边摸到一个穴位吧,在这里用锤子一打,牛马上就昏了,牛昏之后就把它的动脉断掉,这个时候它没有知觉,这样断气就一分钟都不用。

弟子:上师,您说杀鸡怎么减轻它的痛苦呢?

上师:杀鸡我不知道怎么杀。我听说过有的是把活鸡放在一个锅里面,少放一些水,然后盖住盖子,用小火慢慢加热,这样鸡的脚烫啊,它就把自己的羽毛啄下来垫在脚下,这样最后就不需要拔毛了,它自己给自己拔完了,就这样杀的也有——我们人非常自私的话,就连拔毛都不想,这个懒惰的心到这个程度。我自己是觉得,如果往鸡的头上这么打一下,把它打晕,打晕了,再割。活的时候割的话,会疼痛得喊叫呀。

弟子:刚才说最好让我们自己来杀嘛,如果别人知道我们学佛的,我们还杀鸡,他们会说我们怎么怎么样。

上师:这个会说,但是他们说什么是他们的事情,我们做什么是我们自己知道——自己什么样的发心,什么样的目的而杀的。如果是想避免的话,我们作为一个学佛的人,完全能避免去杀生;但我们学佛的人都不杀生,让不学佛的人来杀,那别人又会怎么看待学佛的人呀?最后学佛的人完全就脱离社会了,什么都不作为了,是不是?如果可以的话,尽量买市场上已经杀好的;实在没办法,那就是自己来,知道不应该这么做,心里面有惭愧心,这样来做。我是这样认为的。

弟子:我先给它喝高浓度的酒再杀。

上师:但是它喜欢喝吗?(众乐)

弟子:如果不能避免杀生,应该念什么咒?

上师:最关键的角度来说,就让它皈依,“皈依上师,皈依佛,皈依法,皈依僧”念三遍,或者念“南无观世音菩萨”,或者念六字真言都可以。一定要做到心里一切都是为它念的,然后心里很惭愧,不应该杀它,但是没办法,就这样来杀。有些人会说怎么会没有办法呢?但确实是没有办法的也有。

刚才我们说的禅师应不应该把佛像砸了烧了取暖呢?这完全是不应该的,但是他也不是完全做得不对——佛像可以暂时没有,人活着的话,还可以造出比这个更庄严的佛像来呀。如果是佛像在,禅师死了,佛像肯定造不出来禅师的,是不是?他活着还可以弘法利生,还可以做很多贡献。

弟子:我是从小就很怕杀鸡,也不敢靠近,但是我会在另一个地方念经回向,这也有用吗?

上师:当然有。

弟子:其实我这样子家人意见还挺大的,说我老不干活儿。我完全不能接触杀生那种地方,但因为又都是在一个院子里面。

上师:比如说做菜呀,洗菜呀,这些都可以。但是你千万不要说我是学佛的,所以就不干活儿、不敢杀鸡,可以跟家人说“我怕,怕得不得了,不知道什么原因”。

弟子:我爸会说“你是神经病才会怕杀鸡,它们就是动物,就是为了我们而该杀的,畜生没有思想的,应该杀的”。他总给我灌输这种思想。很多观念是长期以来形成的,不是一两句话能改变的,我觉得不合适的话,还是不要说。

上师:对。男女也不同,女人比男人的心柔软一些,所以相对容易说得动,男人心坚硬一些,不容易说动。

弟子:那可以按照习俗拜神吗?

上师:尽量不要杀生,最好买已经杀好的,本来是不需要(为地方神祇)供这些的,主要是心里的恭敬。但是如果传统是这样,一定要供的话,就买已经杀好的肉,鸡肉或者羊肉、猪肉都可以,或者鸡蛋、鸭蛋,或者蔬菜、鲜花,这些完全可以。你杀生也是为了他们(神祇)杀的,他们也是一样有杀生的业。

弟子:如果不按照习俗,不杀生供神的话,别人也会笑话你的。

上师:我们连人家笑话都受不了,就为了避免被笑话而杀生的话,它是一个生命呀,这哪一个重要呢?

 

参加婚礼是不是要承担杀生共业?

弟子:网上有文章说,我们去参加人家的婚礼,人家杀生,我们只要是参加了,也是承担了共业。比如他杀了五百只鸡,我也相当于杀了五百只鸡,这种说法合理吗?

上师:这个杀生的罪过是完全没有。你吃了这个肉,这样的话呢,多多少少也是有过失的。但是,因为自己是学佛的人就完全什么都不参加,完全脱离人群,脱离生活,脱离社会,这样的话呢就变成为一个废人了,我觉得不应该这样。

弟子:但是杀的这些鸡是供我们这些客人吃的,为我们杀的。

上师:过失也是有。这是不是三净肉呢?也不能说完全是三净肉,也不能说完全不是三净肉。如果完全专门是为你一个人杀的,就完全不是三净肉,完全是非三净肉。但是,宴席上的鸡不是专门为了你一个人杀的,是为了全部客人,你来不来参加,他(主人)没有概念呀,是不是?如果按照你这样的逻辑,我们市场上买的肉也是为我们杀的呀,为吃肉的人杀的呀,我们也付钱买的呀。你参加这些活动也是因为人际关系,要给个钱,才吃的饭吧,这样和在餐馆里吃饭和在市场上买来吃没什么区别。

弟子:有时候我就尽量不去,说自己有事,但是红包总得给,不给人情就断了,给了以后就找理由不去。包括同学聚会,他们就大吃大喝呀,我就找理由不去,不过不给钱不行呀。

上师:如果是杀生,人不去,但是资金参与了的话,当然也是有罪业。但是呢,结婚跟杀生没有关系,人去了也没关系,如果是参与了吃的话,当然是有罪业。我们可以尽量避免,婚礼上不可能全部是非三净肉,不可能除了这以外没有东西吃吧?大部分是非三净肉,但不能说完全是非三净肉。汉地一般来说,也不可能是为了婚礼来杀猪杀羊吧?海鲜啊这些的话,会为了婚礼而杀的,但是牛肉啊,羊肉啊,猪肉啊,一般不可能为了婚礼而杀,都是买现成的。这样的话,也可以避免呀。

参不参与罪业,跟给不给钱没有必然的关系,可以说“给了钱,不一定是参与;没有给钱,也不一定能避免参与”,是这么个情况。

人去不去参加婚礼,跟朋友之间、亲戚之间的感情有关系,跟杀生没有关系。如果佛教徒全部不去的话,佛教徒完全变成是无情的、跟木头一般了,是不是?这样完全不合理。不去的话,能避免的就是浪费时间,但是这么做就完全没有人际关系了,就和大家脱离了,我觉得也不好。

弟子:如果他去了,也吃了这些杀的比如海鲜之类的,主人准备的时候,并不知道哪些人会来、哪些人会吃,那这个人吃了,有没有这个过失呢?罪业肯定没有,有没有过失?

上师:完全亲自杀生的罪业是没有。但是主人的打算是他的亲戚朋友都来,为他们而杀,那自己吃了,也会有过失。不过大部人也不可能是为了亲戚朋友花那么多钱而杀,这是不可能的,这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自己的面子而杀,是不是?我们说婚礼吃素多好啊,但是呢面子上过不去,所以一定要选择吃肉杀生,是不是这样的?这样的话呢,他们完全是为了面子而杀,为了利益而杀。

假如说一个人问我“能不能去婚礼呢”,我说“应该去”。这个都不去的话呢,佛教徒完全就跟木头一样了,脱离亲朋好友了。这样的话呢,就是更加自私了,是不是这样的?

然后呢,去了,在那里大声念经之类的也不好,可以默默念经回向给众生;然后,有很惭愧的心;然后自己尽量不吃非三净肉,尽量吃三净肉或者吃素,都没问题。这样的话,不是更好吗?既不影响亲戚朋友之间的感情,又能避免杀业的参与,不是很好吗?

另外呢,我们念经回向,不能说是为了我自己的罪业要清除清净,不能这么发心。我的这个朋友,也是为了我们杀了那多么众生,最主要是要为众生着想,还有呢就是为这个朋友和朋友的冤亲债主而回向,这样的话,还是利他的心。我觉得还是需要参与。

弟子:完全不去的话,确实现在还做不到,除非出家。

上师:不是做不到的问题,如果这么做的话,会给佛教带来负面的影响还是正面的影响呢?

弟子:是不是不要说是学佛的原因,就说自己没空?

上师:假如说一个人知道你学佛的话呢,他会猜到你应该是这样才避免去的,他会这么想的。

弟子:上师的意思是,世间法上也要分析一下,有些该随顺的也是要随顺大流一下,不要说我们是佛教徒就老是在生活上太过于排斥很多,这也不是很好的现象,是这个意思吧?

上师:嗯。

 

去肯德基麦当劳,是不是罪业特别大?

弟子:去连锁店消费罪业是不是更大?网上说,如果去肯德基,我只是吃了一次,那罪业也很大——就像电脑互联网这样子,连串起来。

上师:我觉得这些思维一下的话呢,完全思维不通,逻辑来推的话,完全不通。你去肯德基的时候,不是全部都要吃呀,假如说你去吃一只鸡,鸡肉吃了,吃这只鸡的过失是有,吃别的鸡的过失不可能有。

弟子:同学请我们吃饭,出于同学的友情,我第二天回请他,这样的话,我是不是等于有杀生?然后同学又请去歌厅、舞厅,这些的话,有没有给自己造很大的业?

上师:我有个很好的办法,先让他请,他怎么定你左右不了,他请你大吃大喝,大鱼大肉吃了,第二天你要请他的时候,就说“啊呀,昨天我们吃的肉呀太腻了,我们今天就吃素吧”。(众乐)

弟子A:人家要讲你太小气了。

弟子B:你要跟他灌输,你说这个素食是很高档的,而且很贵的,不比你吃大鱼大肉便宜,还有最主要是有益健康。

上师:饭店里也有三净肉,饭店里的猪肉羊肉不可能是专门为你们吃饭而杀的,就是已经杀好的肉,再运过来的,大的动物都是这样。但是小的海鲜基本上是活的。

弟子:我们的共修群里说不要去舞厅、歌厅,这个说法怎么看?

上师:应不应该去来说,当然是不应该去的,但是也完全避免不了。完全是什么人际关系都不要了,我觉得不赞同,必要的话还是去一下。这些也不可能经常去吧,尤其是我们年纪大的人更加不会。(众乐)

 

 

 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

如有任何疑问、意见或建议,请在线留言,
或邮箱与我们联系:zhgwz@qq.com​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