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搜索
提交
取消
智慧光
>
>
>
自私心所做的一切都是恶,要时常反观自心

佛法融入生活

自私心所做的一切都是恶,要时常反观自心

发布时间:2020-12-31

师:原来我遇到过一个老太太,她丈夫死了,然后她就特别抱怨“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,为什么我这么倒霉呢?!”她来问我,我也忘了我是打卦还是什么,就知道了,我说“是你杀业很重而造成的”。她说“我从来没有杀过任何人,怎么可能?完全不可能”。我说“你没杀过吗?”“没杀过。”“鱼你没有杀过吗?”“鱼是杀过。”“鱼你是怎么杀的?”“我原来是卖鱼的,有些鱼抓不住,就这样往石头上一摔,摔伤了然后就可以杀了。”她就这么杀的。

弟子:她不认为那是杀,她认为那是工作。

师:对,她不承认。我们也不承认呀,我们自认为自己做人做得很好,但自不自私慢慢观察一下,其实自己是非常自私的。非常自私的话,自私的心所做的一切,不管做的是什么,不管你自认为是多么好的,但还是恶,还是造业;利他的心所做的一切,不管做的是什么,不管你认为是什么,一切都是善。

我们很容易认为这个做得好,那个做得不好,就这样下结论,但我们看到的是表面,我们完全看不清楚自己的心,更看不到别人的心。自己观察、了解自己,自己的心是为什么而做的。我问你你不一定实话说出来,或者不好意思说出来,但你自己观察这个事情是为什么而做的。自己观察的话,自己完全知道是为什么而做的,是自私还是利他而做的,完全知道。

弟子:就是自我欺骗,有的时候太造作了,觉得我这样做是为他好,造作太狠了,狠到自己都相信了,经常说我这么做是为他好,好像不是自私自利的心。

师:真正成功的人,他表面上成功也好不成功也好,一个人说你太自私了或者怎么样,他不会完全抛到脑后,他会想“我是不是自私?我做得对还是不对?”他会思考。这样的话,即使他表面上不承认,心里也会很忏悔。但是不思维的人,他表面上也不承认,实际上也不承认,这种人就是看所有人都有毛病,但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毛病。

弟子:我们很习惯看出来别的人是不是自私,我们可以跟别人说他特别自私,但……

师:对,看别人的问题很容易。假如说你看得到他很自私,你知道他的事情做得自私了,然后应该是反观自己,观察我是不是这样的,我有没有他的毛病呢?我已经看到了他的毛病是自私,我有没有这样的毛病?这样的话,改正自己的机会是有的。不然的话,很多倒霉的人都有这样的缺点——他完全不承认自己有缺点,我倒霉的原因全部是别人的问题。

弟子:我们多多少少都有这个习气。

师:对呀,所以我们还解不了脱,完全承认的话,早就解脱了。

弟子:对,没有认识到,所以发现别人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往回看。看到别人有这个问题,就想“哎呀,这是不是我的问题造成他犯这个错误”,那我训他的时候就不敢训了。

师:训是可以的,但是我训是为了改变他。我不骂,他完全改变不了,我骂,是为了改变他而骂。比如说玛尔巴为什么这么骂密勒日巴呢?各种办法来折磨他、打击他,他完全是为了密勒日巴好。

弟子:那我打击一个人,我骂他,他做得不对,我不应该这样。我应该先看是我自己做得不好才让这个事情变成这样,我不应该骂他,我应该先改正自己,是这样吗?

师:不,这个不要混淆,该做的事情,骂他或者说他,说完了,这个事情就了了。然后要想一想,这个事情从头到尾有没有我自己的责任呢?这样观察,然后也要纠正自己。如果我没有办法说,但是心里很惭愧,我骂他了,我从另外一个方面来帮他,这也是一种方法。他工作完全做不好,假如说我有能力,我让他从单位里下岗,他有可能会恨我。但是没办法,然后我跟一个很好的朋友说,你能不能给他一个工作,更适合他的工作。我心里该做的就做了,他恨不恨是他的事情,我怎么做是我的事情,这样的话,自己的心会平衡。

弟子:我经常会这样,这个事情他做错了,我会觉得我也没做好,我要是做好了事情不会是这样,所以训他的时候狠不起来,心里没有那么怒,训的效果就不是太好。要是怒了的话,你着急了,他会怕你,如果你不怒,就训不狠。

师:我们很容易作假,但是高僧大德完全不作假。朗日塘巴是非常了不起的,他修菩提心,他是《修心八诵》的作者。一个贵族家里怀了一个孩子,一个算命的人算出来她怀的是一个儿子,但活不了,生了又会死。算命的人问:“你想不想救你的儿子呢?”他爸爸说:“当然了,不管怎么样,我的儿子我会救他。”“有一个方法能救他,除了这以外没有别的办法。这个做法是非常残忍的,但是你儿子能救过来。”“不管怎么残忍,我都要救。”算命的人就把方法跟他讲了。

是什么方法呢?——孩子生完就送到朗日塘巴那里。朗日塘巴当时正在打坐,孩子妈妈送过去时,说:“这是你的儿子,我不要,你自己养你的儿子吧”。其他什么都不说,就回来了,孩子就放在那儿了。孩子哭了,朗日塘巴就下座了,他也不知道孩子妈妈是谁,然后就养这个孩子。有人来拜见他的时候问这孩子是谁的,他说这个孩子是我的儿子。又问他妈妈在哪儿,他就说他妈妈出去了。他没有说这个孩子是无缘无故来的。换做是我们,我们会说“不知道是谁陷害我”,这样那样的,会把责任推给别人吧?

弟子:他可以说实话呀。

师:说实话就是,孩子妈妈给他的,说这是他的儿子。

多杰师父:他就把原话复述了一遍。

师:对呀,孩子妈妈原话说的“这是你的儿子”;孩子妈妈呢?出去了。他自己都不知道孩子妈妈去哪儿了,就这么养了八年。原来他打坐,别人会把吃的东西送过来,后来没人送了,他就自己去化缘,除了自己吃的,还要养孩子,八年是这么养的。八年过后,算命的算出来,说现在可以接回来了。然后,孩子爸爸就过去把事情的原因全部说了,问:“儿子能不能还给我?”朗日塘巴说:“他是你的儿子我当然要还。然后,我有个请求,儿子你接回去就可以了,但能不能不要告诉大家实情?”这个贵族问:“为什么?”他说:“我原来没办法打坐,好多人找我,现在好多人退转了,没人影响我了,非常好。所以你能不能不说?”贵族答应了不说,就这么接回去,但接的那天还是非常隆重地把儿子接回去了,实际情况就说出去了。

我们能不能做到这样呢?做不到呀!我们是一定要各种办法把责任推给别人。

 

 

师:原来我遇到过一个老太太,她丈夫死了,然后她就特别抱怨“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,为什么我这么倒霉呢?!”她来问我,我也忘了是打卦还是什么,就知道了,我说“是你杀业很重而造成的”。她说:“我从来没有杀过任何人,怎么可能?完全不可能。”我说:“你没杀过吗?”“没杀过。”“鱼你没有杀过吗?”“鱼是杀过。”“鱼你是怎么杀的?”“我原来是卖鱼的——有些鱼抓不住,就这样往石头上一摔,摔伤了然后就可以杀了。”她就这么杀的。

 

弟子:她不认为那是杀,她认为那是工作。

 

师:对,她不承认。我们也不承认呀——我们自认为自己做人做得很好,但自不自私慢慢观察一下,其实自己是非常自私的。非常自私的话,自私的心所做的一切,不管做的是什么,不管你自认为是多么好的,但还是恶,还是造业;利他的心所做的一切,不管做的是什么,不管你认为是什么,一切都是善。

 

我们很容易认为这个做得好,那个做得不好,就这样下结论,但我们看到的是表面,我们完全看不清楚自己的心,更看不到别人的心。自己观察、了解自己,自己的心是为什么而做的。我若问你,你不一定实话说出来,或者不好意思说出来,但你可以自己观察这个事情是为什么而做的。自己观察的话,自己完全知道是为什么而做的,是出于自私还是利他而做的,完全知道。

 

弟子:就是自我欺骗。有的时候太造作了,觉得我这样做是为他好——造作太狠了,狠到自己都相信了,经常说我这么做是为他好,好像不是自私自利的心。

 

师:真正成功的人,他表面上成功也好不成功也好,一个人说“你太自私了”或者怎么样,他不会完全抛到脑后,他会想“我是不是自私的?我做得对还是不对?”他会思考。这样的话,即使他表面上不承认,心里也会很忏悔。但是不去思维的人,他表面上也不承认,实际上也不承认,这种人就是看所有人都有毛病,但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毛病。

 

弟子:我们很习惯看出来别的人是不是自私,我们可以跟别人说他特别自私,但……

 

师:对,看别人的问题很容易。假如说你看得到他很自私,你知道他的事情做得自私了,然后应该是反观自己,观察“我是不是这样的,我有没有他的毛病呢?我已经看到了他的毛病是自私,我有没有这样的毛病?”这样的话,改正自己的机会是有的。不然的话,很多倒霉的人都有这样的缺点——他完全不承认自己有缺点,我倒霉的原因全部是别人的问题。

 

弟子:我们多多少少都有这个习气。

 

师:对呀,所以我们还解脱不了——完全承认的话,早就解脱了。

 

弟子:对,没有认识到。所以发现别人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往回看。

看到别人有这个问题,就想“哎呀,这是不是我的问题造成他犯这个错误”,那我训他的时候就不敢训了。

 

师:训是可以的,但是我训是为了改变他——我不骂,他完全改变不了;我骂,是为了改变他而骂。比如说,玛尔巴为什么这么骂密勒日巴呢,各种办法来折磨他、打击他?玛尔巴完全是为了密勒日巴好。

 

弟子:那我打击一个人,我骂他,说他做得不对——我不应该这样。我应该先看,是不是我自己做得不好,才让这个事情变成这样——我不应该骂他,我应该先改正自己,是这样吗?

 

上师:不,这个不要混淆。该做的事情,骂他或者说他,说完了,这个事情就了了。然后要想一想,这个事情从头到尾有没有我自己的责任呢?这样观察,然后也要纠正自己。如果我没有办法说,但是心里很惭愧,我骂他了,我从另外一个方面来帮他,这也是一种方法。他工作完全做不好,假如说我有能力,我让他从单位里下岗——他有可能会恨我,但是没办法——然后我跟一个很好的朋友说,你能不能给他一个工作,更适合他的工作。我心里该做的就做了,他恨不恨是他的事情,我怎么做是我的事情——这样的话,自己的心会平衡。

 

弟子:我经常会这样。这个事情他做错了,我会觉得我也没做好,我要是做好了事情不会是这样,所以训他的时候狠不起来,心里没有那么怒,训的效果就不是太好。要是怒了的话,你着急了,他会怕你;如果你不怒,就训不狠。

 

师:我们很容易作假,但是高僧大德完全不作假。朗日塘巴是非常了不起的,他修菩提心,他是《修心八颂》的作者。一个贵族家里怀了一个孩子,一个算命的人算出来她怀的是一个儿子,但活不了,生了又会死。算命的人问:“你想不想救你的儿子呢?”孩子爸爸说:“当然了,不管怎么样,我的儿子我会救他。”“有一个方法能救他,除了这以外没有别的办法。这个做法是非常残忍的,但是你儿子能救过来。”“不管怎么残忍,我都要救。”算命的人就把方法跟他讲了。

 

是什么方法呢?——孩子生完就送到朗日塘巴那里。朗日塘巴当时正在打坐,孩子妈妈送过去时,说:“这是你的儿子,我不要,你自己养你的儿子吧。”其他什么都不说,就回来了,孩子就放在那儿了。孩子哭了,朗日塘巴就下座了,他也不知道孩子妈妈是谁,然后就养这个孩子。有人来拜见他的时候问这孩子是谁的,他说这个孩子是我的儿子。又问他妈妈在哪儿,他就说他妈妈出去了。他没有说这个孩子是无缘无故来的。换做是我们,我们会说“不知道是谁陷害我”,这样那样的,会把责任推给别人吧?

 

弟子:他可以说实话呀。

 

师:说实话就是,孩子妈妈给他的,说这是他的儿子。

 

侍者:他就把原话复述了一遍。

 

师:对呀。孩子妈妈原话说的是“这是你的儿子”。孩子妈妈呢?出去了。他自己都不知道孩子妈妈去哪儿了,就这么养了八年。原来他打坐,别人会把吃的东西送过来,后来没人送了,他就自己去化缘——除了自己吃的,还要养孩子,八年是这么养的。八年过后,算命的算出来,说现在可以接回来了。然后,孩子爸爸就过去把事情的原因全部说了,问:“儿子能不能还给我?”朗日塘巴说:“他是你的儿子,我当然要还。然后,我有个请求,儿子你接回去就可以了,但能不能不要告诉大家实情?”这个贵族问:“为什么?”他说:“我原来没办法打坐,好多人找我——现在好多人退转了,没人影响我了,非常好。所以你能不能不说?”贵族答应了不说,就这么接回去,但接的那天还是非常隆重地把儿子接回去了,实际情况就说出去了。

 

我们能不能做到这样呢?做不到呀!我们是一定要各种办法把责任推给别人。

师:原来我遇到过一个老太太,她丈夫死了,然后她就特别抱怨“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,为什么我这么倒霉呢?!”她来问我,我也忘了是打卦还是什么,就知道了,我说“是你杀业很重而造成的”。她说:“我从来没有杀过任何人,怎么可能?完全不可能。”我说:“你没杀过吗?”“没杀过。”“鱼你没有杀过吗?”“鱼是杀过。”“鱼你是怎么杀的?”“我原来是卖鱼的——有些鱼抓不住,就这样往石头上一摔,摔伤了然后就可以杀了。”她就这么杀的。

 

弟子:她不认为那是杀,她认为那是工作。

 

师:对,她不承认。我们也不承认呀——我们自认为自己做人做得很好,但自不自私慢慢观察一下,其实自己是非常自私的。非常自私的话,自私的心所做的一切,不管做的是什么,不管你自认为是多么好的,但还是恶,还是造业;利他的心所做的一切,不管做的是什么,不管你认为是什么,一切都是善。

 

我们很容易认为这个做得好,那个做得不好,就这样下结论,但我们看到的是表面,我们完全看不清楚自己的心,更看不到别人的心。自己观察、了解自己,自己的心是为什么而做的。我若问你,你不一定实话说出来,或者不好意思说出来,但你可以自己观察这个事情是为什么而做的。自己观察的话,自己完全知道是为什么而做的,是出于自私还是利他而做的,完全知道。

 

弟子:就是自我欺骗。有的时候太造作了,觉得我这样做是为他好——造作太狠了,狠到自己都相信了,经常说我这么做是为他好,好像不是自私自利的心。

 

师:真正成功的人,他表面上成功也好不成功也好,一个人说“你太自私了”或者怎么样,他不会完全抛到脑后,他会想“我是不是自私的?我做得对还是不对?”他会思考。这样的话,即使他表面上不承认,心里也会很忏悔。但是不去思维的人,他表面上也不承认,实际上也不承认,这种人就是看所有人都有毛病,但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毛病。

 

弟子:我们很习惯看出来别的人是不是自私,我们可以跟别人说他特别自私,但……

 

师:对,看别人的问题很容易。假如说你看得到他很自私,你知道他的事情做得自私了,然后应该是反观自己,观察“我是不是这样的,我有没有他的毛病呢?我已经看到了他的毛病是自私,我有没有这样的毛病?”这样的话,改正自己的机会是有的。不然的话,很多倒霉的人都有这样的缺点——他完全不承认自己有缺点,我倒霉的原因全部是别人的问题。

 

弟子:我们多多少少都有这个习气。

 

师:对呀,所以我们还解脱不了——完全承认的话,早就解脱了。

 

弟子:对,没有认识到。所以发现别人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往回看。

看到别人有这个问题,就想“哎呀,这是不是我的问题造成他犯这个错误”,那我训他的时候就不敢训了。

 

师:训是可以的,但是我训是为了改变他——我不骂,他完全改变不了;我骂,是为了改变他而骂。比如说,玛尔巴为什么这么骂密勒日巴呢,各种办法来折磨他、打击他?玛尔巴完全是为了密勒日巴好。

 

弟子:那我打击一个人,我骂他,说他做得不对——我不应该这样。我应该先看,是不是我自己做得不好,才让这个事情变成这样——我不应该骂他,我应该先改正自己,是这样吗?

 

上师:不,这个不要混淆。该做的事情,骂他或者说他,说完了,这个事情就了了。然后要想一想,这个事情从头到尾有没有我自己的责任呢?这样观察,然后也要纠正自己。如果我没有办法说,但是心里很惭愧,我骂他了,我从另外一个方面来帮他,这也是一种方法。他工作完全做不好,假如说我有能力,我让他从单位里下岗——他有可能会恨我,但是没办法——然后我跟一个很好的朋友说,你能不能给他一个工作,更适合他的工作。我心里该做的就做了,他恨不恨是他的事情,我怎么做是我的事情——这样的话,自己的心会平衡。

 

弟子:我经常会这样。这个事情他做错了,我会觉得我也没做好,我要是做好了事情不会是这样,所以训他的时候狠不起来,心里没有那么怒,训的效果就不是太好。要是怒了的话,你着急了,他会怕你;如果你不怒,就训不狠。

 

师:我们很容易作假,但是高僧大德完全不作假。朗日塘巴是非常了不起的,他修菩提心,他是《修心八颂》的作者。一个贵族家里怀了一个孩子,一个算命的人算出来她怀的是一个儿子,但活不了,生了又会死。算命的人问:“你想不想救你的儿子呢?”孩子爸爸说:“当然了,不管怎么样,我的儿子我会救他。”“有一个方法能救他,除了这以外没有别的办法。这个做法是非常残忍的,但是你儿子能救过来。”“不管怎么残忍,我都要救。”算命的人就把方法跟他讲了。

 

是什么方法呢?——孩子生完就送到朗日塘巴那里。朗日塘巴当时正在打坐,孩子妈妈送过去时,说:“这是你的儿子,我不要,你自己养你的儿子吧。”其他什么都不说,就回来了,孩子就放在那儿了。孩子哭了,朗日塘巴就下座了,他也不知道孩子妈妈是谁,然后就养这个孩子。有人来拜见他的时候问这孩子是谁的,他说这个孩子是我的儿子。又问他妈妈在哪儿,他就说他妈妈出去了。他没有说这个孩子是无缘无故来的。换做是我们,我们会说“不知道是谁陷害我”,这样那样的,会把责任推给别人吧?

 

弟子:他可以说实话呀。

 

师:说实话就是,孩子妈妈给他的,说这是他的儿子。

 

侍者:他就把原话复述了一遍。

 

师:对呀。孩子妈妈原话说的是“这是你的儿子”。孩子妈妈呢?出去了。他自己都不知道孩子妈妈去哪儿了,就这么养了八年。原来他打坐,别人会把吃的东西送过来,后来没人送了,他就自己去化缘——除了自己吃的,还要养孩子,八年是这么养的。八年过后,算命的算出来,说现在可以接回来了。然后,孩子爸爸就过去把事情的原因全部说了,问:“儿子能不能还给我?”朗日塘巴说:“他是你的儿子,我当然要还。然后,我有个请求,儿子你接回去就可以了,但能不能不要告诉大家实情?”这个贵族问:“为什么?”他说:“我原来没办法打坐,好多人找我——现在好多人退转了,没人影响我了,非常好。所以你能不能不说?”贵族答应了不说,就这么接回去,但接的那天还是非常隆重地把儿子接回去了,实际情况就说出去了。

 

我们能不能做到这样呢?做不到呀!我们是一定要各种办法把责任推给别人。

师:原来我遇到过一个老太太,她丈夫死了,然后她就特别抱怨“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,为什么我这么倒霉呢?!”她来问我,我也忘了是打卦还是什么,就知道了,我说“是你杀业很重而造成的”。她说:“我从来没有杀过任何人,怎么可能?完全不可能。”我说:“你没杀过吗?”“没杀过。”“鱼你没有杀过吗?”“鱼是杀过。”“鱼你是怎么杀的?”“我原来是卖鱼的——有些鱼抓不住,就这样往石头上一摔,摔伤了然后就可以杀了。”她就这么杀的。

 

弟子:她不认为那是杀,她认为那是工作。

 

师:对,她不承认。我们也不承认呀——我们自认为自己做人做得很好,但自不自私慢慢观察一下,其实自己是非常自私的。非常自私的话,自私的心所做的一切,不管做的是什么,不管你自认为是多么好的,但还是恶,还是造业;利他的心所做的一切,不管做的是什么,不管你认为是什么,一切都是善。

 

我们很容易认为这个做得好,那个做得不好,就这样下结论,但我们看到的是表面,我们完全看不清楚自己的心,更看不到别人的心。自己观察、了解自己,自己的心是为什么而做的。我若问你,你不一定实话说出来,或者不好意思说出来,但你可以自己观察这个事情是为什么而做的。自己观察的话,自己完全知道是为什么而做的,是出于自私还是利他而做的,完全知道。

 

弟子:就是自我欺骗。有的时候太造作了,觉得我这样做是为他好——造作太狠了,狠到自己都相信了,经常说我这么做是为他好,好像不是自私自利的心。

 

师:真正成功的人,他表面上成功也好不成功也好,一个人说“你太自私了”或者怎么样,他不会完全抛到脑后,他会想“我是不是自私的?我做得对还是不对?”他会思考。这样的话,即使他表面上不承认,心里也会很忏悔。但是不去思维的人,他表面上也不承认,实际上也不承认,这种人就是看所有人都有毛病,但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毛病。

 

弟子:我们很习惯看出来别的人是不是自私,我们可以跟别人说他特别自私,但……

 

师:对,看别人的问题很容易。假如说你看得到他很自私,你知道他的事情做得自私了,然后应该是反观自己,观察“我是不是这样的,我有没有他的毛病呢?我已经看到了他的毛病是自私,我有没有这样的毛病?”这样的话,改正自己的机会是有的。不然的话,很多倒霉的人都有这样的缺点——他完全不承认自己有缺点,我倒霉的原因全部是别人的问题。

 

弟子:我们多多少少都有这个习气。

 

师:对呀,所以我们还解脱不了——完全承认的话,早就解脱了。

 

弟子:对,没有认识到。所以发现别人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往回看。

看到别人有这个问题,就想“哎呀,这是不是我的问题造成他犯这个错误”,那我训他的时候就不敢训了。

 

师:训是可以的,但是我训是为了改变他——我不骂,他完全改变不了;我骂,是为了改变他而骂。比如说,玛尔巴为什么这么骂密勒日巴呢,各种办法来折磨他、打击他?玛尔巴完全是为了密勒日巴好。

 

弟子:那我打击一个人,我骂他,说他做得不对——我不应该这样。我应该先看,是不是我自己做得不好,才让这个事情变成这样——我不应该骂他,我应该先改正自己,是这样吗?

 

上师:不,这个不要混淆。该做的事情,骂他或者说他,说完了,这个事情就了了。然后要想一想,这个事情从头到尾有没有我自己的责任呢?这样观察,然后也要纠正自己。如果我没有办法说,但是心里很惭愧,我骂他了,我从另外一个方面来帮他,这也是一种方法。他工作完全做不好,假如说我有能力,我让他从单位里下岗——他有可能会恨我,但是没办法——然后我跟一个很好的朋友说,你能不能给他一个工作,更适合他的工作。我心里该做的就做了,他恨不恨是他的事情,我怎么做是我的事情——这样的话,自己的心会平衡。

 

弟子:我经常会这样。这个事情他做错了,我会觉得我也没做好,我要是做好了事情不会是这样,所以训他的时候狠不起来,心里没有那么怒,训的效果就不是太好。要是怒了的话,你着急了,他会怕你;如果你不怒,就训不狠。

 

师:我们很容易作假,但是高僧大德完全不作假。朗日塘巴是非常了不起的,他修菩提心,他是《修心八颂》的作者。一个贵族家里怀了一个孩子,一个算命的人算出来她怀的是一个儿子,但活不了,生了又会死。算命的人问:“你想不想救你的儿子呢?”孩子爸爸说:“当然了,不管怎么样,我的儿子我会救他。”“有一个方法能救他,除了这以外没有别的办法。这个做法是非常残忍的,但是你儿子能救过来。”“不管怎么残忍,我都要救。”算命的人就把方法跟他讲了。

 

是什么方法呢?——孩子生完就送到朗日塘巴那里。朗日塘巴当时正在打坐,孩子妈妈送过去时,说:“这是你的儿子,我不要,你自己养你的儿子吧。”其他什么都不说,就回来了,孩子就放在那儿了。孩子哭了,朗日塘巴就下座了,他也不知道孩子妈妈是谁,然后就养这个孩子。有人来拜见他的时候问这孩子是谁的,他说这个孩子是我的儿子。又问他妈妈在哪儿,他就说他妈妈出去了。他没有说这个孩子是无缘无故来的。换做是我们,我们会说“不知道是谁陷害我”,这样那样的,会把责任推给别人吧?

 

弟子:他可以说实话呀。

 

师:说实话就是,孩子妈妈给他的,说这是他的儿子。

 

侍者:他就把原话复述了一遍。

 

师:对呀。孩子妈妈原话说的是“这是你的儿子”。孩子妈妈呢?出去了。他自己都不知道孩子妈妈去哪儿了,就这么养了八年。原来他打坐,别人会把吃的东西送过来,后来没人送了,他就自己去化缘——除了自己吃的,还要养孩子,八年是这么养的。八年过后,算命的算出来,说现在可以接回来了。然后,孩子爸爸就过去把事情的原因全部说了,问:“儿子能不能还给我?”朗日塘巴说:“他是你的儿子,我当然要还。然后,我有个请求,儿子你接回去就可以了,但能不能不要告诉大家实情?”这个贵族问:“为什么?”他说:“我原来没办法打坐,好多人找我——现在好多人退转了,没人影响我了,非常好。所以你能不能不说?”贵族答应了不说,就这么接回去,但接的那天还是非常隆重地把儿子接回去了,实际情况就说出去了。

 

我们能不能做到这样呢?做不到呀!我们是一定要各种办法把责任推给别人。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

如有任何疑问、意见或建议,请在线留言,
或邮箱与我们联系:zhgwz@qq.com​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