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搜索
提交
取消
智慧光
>
>
>
>
自返体、特性与体性

走进佛法

自返体、特性与体性

发布时间:2020-12-31

师:我们昨天分析什么叫“自返体”。每一个事物——这些吃的、用的,包括我们,都是无常的,是不是?但是我们有个自返体,这个自返体是恒常的。我们也是有恒常和无常两个部分,但是这两个完全是分不开的,是一体的。

自返体完全是恒常的,但是恒常有暂时的恒常和永远的恒常两种,自返体的恒常属于哪一种呢?

我们说房子的自返体是恒常的,因为什么而恒常呢?这个房子建造好了,我住进去了,在这个房子没有拆之前,房子里的虚空是不会变化的,虽然房子是刹那刹那变化的,但房子里的虚空是不会变化的。如果有一天房子拆了,房子里的虚空也会消失,消失到哪里去了呢?它融入了宇宙的虚空,不是彻底消失了。房子的虚空是暂时的恒常,宇宙的虚空是永远的恒常。同样的道理,我们的自返体也是暂时的恒常。假如说我这个杯子是无常的,杯子的自返体是恒常的,但是杯子和杯子的自返体是一体的两个面,不是分开的两个东西。

弟子B:杯子和杯子的自返体是两个不同的杯子?

师:不,杯子在我的手上,杯子的自返体在我的手上吗?如果按照你说的,杯子和杯子的自返体是两个不同杯子,我要用两个手来拿了,一个手上拿着杯子,一个手上拿着杯子的自返体。

弟子C:您说的自返体是哪三个字呀?我没听明白。

弟子E:自己的“自”,返回的“返”,体性的“体”。杯子的自返体和非自返体两个部分共同组合成了杯子。

师:没听清。

弟子A:就是说杯子有自返体和非自返体两个部分。

师:对,可以这么说。你来解释一下,什么叫自返体。

弟子E:就拿杯子举例子吧,杯子它是杯子,而不是杯子以外的任何事物,这个就叫杯子的自返体。

师:杯子是杯子,它不是吃的,不是椅子,就这么一个。这个杯子是喝水的,它的形状呀、它的颜色呀,这些都是看得见、摸得到的,但杯子的自返体是我们五个感官接触不了的,连意识都接触不了,是通过意识分析的时候发现的这么一个东西,它在我们的心里,这么一个东西叫自返体,它是通过杯子产生的,是不变的。

弟子A:是一种概念吗?

师:也可以说是概念,也不能说完全是概念,因为概念是会变化的。假如说这个杯子旧了,或者这个杯子破了等等,这个杯子的概念是会变化吧?但是这个杯子的自返体,在杯子彻底没有变成另外一个事物之前,它是刹那都不会变化的。这个杯子彻底没有的时候,它会消失,但这是消失了,不是变化了,这个叫自返体。

我前几天跟她说有这么一个东西,但是没有办法用汉语表达出来,藏汉词典里也说有这么一个东西,但还是没说清楚。然后,我们在因明的入门里面找,找出来了,昨天才学会的这个汉语名词表达。

弟子A:师父,我想问一下,这个自返体是怎么来的?是不是我们的五根判断而产生的?

弟子E:是意识分析出来的。

师:是意识分析的而已。

弟子A:那意识分析的前提呢?首先我要看到,才能通过意识去分析呀。

师:对呀,杯子是通过这个事物返回的一种概念,杯子是僵硬的、杯子的形状、杯子的颜色、杯子的大小,这些都是在杯子上看得见、摸得着的。但杯子是杯子,不是吃的,不是房子,有这么一个东西存在吧?这也是通过杯子而生起的一种概念,但是这个在杯子上摸不着、看不见呀,这是通过意识来分析的时候发现的这么一个东西,这个东西的名字叫自返体,它是恒常的,但这个杯子是刹那刹那会变化的。

图片

假如说这个杯子是不锈钢的,暂时来说不容易变化,但只是暂时不容易变化而已,总有一天还是会变化的,但这个杯子的自返体一点一滴都不会变化。杯子和杯子的自返体是一体的两个面,自返体是恒常的,恒常的东西我们直接接触不了,杯子是我们可以接触的。因明没有怎么翻译成中文,所以这个比较难懂。

弟子A:师父,那这个对我们的实修有什么帮助呢?

师:当然有呀,我们认为杯子完全是无常的,不会是恒常的,我们会这么说吧?这么说的话,心是无常的,自性是恒常的,无常的心里怎么会有恒常的自性呢?因为自性我们感觉不到,这样的话很多人不相信自性,连自性都不相信还能证悟自性吗?相信才有证悟,是不是?我们刚才说的法身佛和报身佛,一个是恒常的、一个是无常的,但他们是一体的。这个杯子是无常的,但杯子的自返体是恒常的,它们两个也是一体的。我们用因明的逻辑来推理的时候才能相信,只是我没有发现而已,无常的心里还是有恒常的自性,这两个是一体的。

可以说杯子是表面,杯子的自返体是本面。这么说的话,我们的自性是本面,我们的心是自性的表面。通过这么分析、逻辑推理的时候,我们才相信无常的心里有恒常的自性,有了这么一个坚定、稳固的信心才会努力修呀,是不是?这个跟修行有关系吧?

弟子A:嗯。

师:因明不是纯粹的佛教内容,但因明的逻辑是非常非常尖锐的,用因明逻辑来推理的时候,我们才知道自性确实是存在的。

这本书翻译得好也好,翻译得不好也好,在我上师写的这本因明的入门书里看到了“自返体”这个词。我们去年也学到一个,就是“不相应行”,今年又学到了一个“自返体”。尽管只是一个词而已,但也是非常非常珍贵的,这么推理的时候还是对修行有用吧?

弟子A:有用,虽然我不懂因明,但是从其他角度去分析的时候,还是可以相信自性是永恒存在的。

师:嗯嗯,可以。我们藏传佛教来说,是非常非常重视因明的,为什么重视呢?中观非常非常地细微,我们没办法一下子就学明白,但可以用因明的逻辑推理,来帮助我们明白——是为了这个而学的因明。藏传佛教应该是从八、九岁、十多岁的时候就学因明,一个正常人来说,学两到三年的因明,然后再学中观,中观就能学得非常非常扎实。以格鲁派来说,中观要学十二年,在这十二年里任何东西都不学,专门学中观。你想一想,如果十二年只学一个东西的话,应该是学得很扎实,是不是?能帮助我们彻底明白中观的一个工具,就是因明,但因明没有怎么翻译成中文。前几年拉萨的一个大学和广州的一个大学开始翻译了,但现在还没有看到。

弟子A:一个“自返体”已经把我绕晕了。

弟子D:师父,这个杯子的自返体和这个杯子的体性是什么关系?

师:“杯子”是杯子的体性。杯子的上、杯子的下、杯子的大小,是杯子的特性。杯子的体性是会变化的,也是无常的,但杯子的自返体是永恒不变的,这是我们心里产生的一个概念。当然,“杯子”也是一种概念,但这个概念附在这么一个看得见、摸得着的东西上面;自返体也是一个概念,但自返体为什么这么难懂呢?因为我手接触不了,眼睛也看不见,鼻子也闻不到,这样的话就没有办法一下子明白。

弟子D:您刚刚说杯子的体性会变化,变化的不是杯子的特性吗?比如杯子的颜色、形状、大小等等,这些不是杯子的特性在变化吗?

师:特性变化的时候,当杯子的特性全没有了,杯子还是存在的——有这样的情况吗?

弟子D:没有。

师:杯子的上面破了,但下面还没有破;杯子的这一面破了,但另一面没有破;这时候是特性变了。最后杯子完全没有了,这个时候杯子的体性、特性都没有了。

弟子D:都变化了,但是自返体在杯子消失之前是不会变的?

师:对。这个杯子我保护好的话,有可能五十年不变化,但这也是我们的感官特别粗糙,没有发现它变化而已,实际上它是刹那刹那不停地变化。但是自返体从一开始到消失之间,刹那都不会变化,所以它是恒常的。这个杯子彻底没有了,杯子的自返体也没有办法独立存在,它是依靠杯子而存在的,所以说自返体是暂时的恒常,不是永远的恒常。

我们整个宇宙的虚空不依靠任何东西,是不是?不依靠山河大地,不依靠有情和无情,但是我们依靠虚空呀。如果宇宙的虚空没有,我还能生长吗?我还能生存吗?连说话和动一下都没办法做到呀。坐呀、起来呀,全都需要依靠虚空,但虚空完全不依靠我们呀。

弟子D:师父,我还有一个疑问,刚刚分析自返体的时候,我们说杯子有自返体和非自返体两部分,那杯子的特性属于非自返体吗?

师:对。

弟子D:那体性呢?也属于非自返体?

师:非自返体。

弟子A:那这不就是我们的一个概念。

师:对,是概念呀,但杯子的大、杯子的小这些概念,我们能不能感觉到呢?很容易感觉得到。你的杯子是小的,我的杯子是大的;你的杯子是短的,我的杯子是长的——这些概念是可以感觉得到的,但杯子的自返体感觉不到呀。

弟子F:您刚刚分析的那个自返体,是不是跟人的自性是一样的?

师:如果是一样的话,杯子会不会成佛呢?

弟子F:但是您刚才说,我们的五个感官发现不了这个杯子的自返体。

弟子E:但是可以通过意识分析认识自返体,而自性是没有办法通过意识分析认识的。

弟子G:是不是“成住坏空”的“空”那个部分呀?

师:空是空,自返体是自返体,自返体当然也是空性的。你刚才说的“成住坏空”的“空”是一个吧?空性是不是一个?但杯子的自返体和手机的自返体是两个呀,还有房子的自返体,自返体是无数的呀,万事万物都有自返体。空性不会有无数个空性吧?空性只有一个吧?

弟子G:任何现相都是空性的,现相有很多,那空性也应该有很多。

师:空性的角度来说,实相和现相都是空性;但实相和现相不是用空性来分的,而是用“刹那变化和不变化”来分的,是用“单一和非单一”来分的。

弟子B:是不是说杯子有两个恒常的部分,一个称为自返体,一个称为空性。

师:嗯。

弟子E:一个是现相,一个是实相。

师:对呀,杯子是现相还是实相?

弟子B:杯子是现相。

师:杯子是现相,先明白现相的自返体,然后再研究实相的自返体。

弟子D:如果杯子被我摔了一下,磕了一个角,或者掉了一点漆,杯子的体性其实也在变化,但是它的自返体没有变。

师:杯子的一个角磕了,但它还叫杯子呀,这只是特性变了而已,杯子是没有变化的,“杯子”才是杯子的体性。杯子的一个角破坏了,这是杯子的一个角变化了,不是杯子破坏了。我们很粗大的角度来说,杯子变形了——会这么说吧?但是它还叫杯子,它不叫别的。杯子的特性一点点地变化,这里磕了一下,或者颜色掉了,这个时候还叫杯子呀,如果叫杯子的话,说明杯子的体性没有变化的。

弟子D:体性不变的话,那不是跟自返体一样了吗?

师:细节来说,杯子是变化了,但这个时候叫不叫杯子呢?

弟子:叫。

师:颜色破坏了,颜色不是原来的颜色了,但叫不叫杯子?

弟子:叫。

师:这样的话,说明它的体性没有变呀,杯子是杯子的体性吧?杯子是不是杯子的体性?

弟子:是。

师:好,这样的话它的颜色变了,还叫不叫杯子?

弟子:叫。

师:好,体性是没有变化。

弟子D:但是跟原来的杯子不一样了。

师:这只能说明特性不一样了,但体性还是杯子呀。如果杯子完全变形了,用不了了,这个时候不叫杯子了,才能说杯子的体性变了,体性这个时候才变的。

弟子A:这个体性是怎么变的?就是当我的概念不再认为它是一个杯子的时候?

师:对呀,这个时候我的概念没有办法附在它身上了,我心里有杯子的概念,但是没有办法附呀,它完全不具备杯子的作用了,所以没有办法把杯子的概念附在它身上了。

弟子A:是我的概念没有办法附在它身上了。

师:对呀,我的概念和实际的东西要结合呀,这个时候结合不了了,它就不是杯子了。

弟子D:师父,您说这个概念没办法附在它上面了,或者不认为它是一个杯子,这是指它的体性变化了?

师:对呀,这个时候才是它的体性变了、消失了,体性变了、消失了,那特性就更不用说了。但仅仅特性变的时候,体性还没有变,有这种情况,比如说杯子的颜色变了,我还可以用它喝水。我们不能说杯子的颜色变了,它就不是杯子了,不会这么说吧?

弟子A:就是我的概念还可以附在它身上。

师:对呀,杯子是变形了,但还叫杯子,我的概念没有变,这时候我可以叫它“破杯子”。不管是破杯子还是新杯子,这是杯子的特性不同而已,但它还是杯子。旧的杯子也是杯子,新的杯子也是杯子,旧和新是杯子的一种特性而已。杯子是杯子的体性,杯子的特性变了,但只要体性没有变,它就还是杯子,是不是?这时候杯子的概念还可以附在这个东西上面,还可以和这个东西结合。

弟子B:师父,如果把这个杯子中间横切开,变成为两半了,那这个自返体会变成两个吗?

师:杯子横切成两半的时候,如果下面的部分还能用来装水喝,这个还叫杯子;但另一半不能来装水喝了,这个就不叫杯子了。

比如:一次性的杯子也叫杯子,但它是相对永恒的;保温杯也叫杯子,和一次性的杯子相比,保温杯可以叫永恒的杯子。从“是不是杯子”的角度来说,一次性的杯子和保温杯都是杯子;但一个是一次性的,一个是永恒的,这个角度来说是不一样的;然后从杯子作用的角度来说,也是不一样的,但从“是不是杯子”的角度来说,是一样的。

这个杯子分成两半以后,上面的不叫杯子了,下面能喝水的部分,还是杯子,只是它的特性变了,原来是这么长的,后来变这么短了,但还是叫杯子。

弟子B:它的自返体和体性都不变?

师:对,这时它的自返体当然是不变的,体性也不变,还叫杯子。杯子是我心中的概念,不在这上面,如果在这上面的话当然是会变。杯子是我心里的概念,还是这上面原有的东西呢?

弟子C:我心里的概念。

师:这个杯子是我心中的概念,不管它磕了还是断了,我心里杯子的概念没有变化呀,杯子还是杯子呀。

弟子B:那上面不是杯子的部分呢?它的自返体和体性都发生变化了?

师:上面的部分已经不是杯子了,当然杯子的自返体也没有,杯子的体性也没有,因为它已经不是杯子了。

杯子的体性在我的心里,不在这个东西上面,是我把心里的标签贴在这个东西上面而已。

弟子B:自返体也在心里?

师:对,如果这个杯子彻底没有了,我心中这个杯子的标签没有贴的地方了,是不是?

弟子A:自返体也是一个概念,在心里而不在杯子上。

师:对呀。

弟子D:师父,杯子的自返体是针对所有杯子的吗?

师:不不不,我的杯子有我的杯子的自返体,你的杯子有你的杯子的自返体,是不同的。很简单,我们在超市里买牛奶的时候会问“这个牛奶多少钱?”,会这么说吧?但我们用手去指的不是牛奶呀,是纸做的一个外壳,但我们不会说“这个壳多少钱?”我们会说“这个牛奶多少钱?”然后牛奶喝完了,这个不叫某某牛奶了,叫牛奶的一个外壳。这时候是牛奶壳的体性,牛奶的体性没有了,因为牛奶喝完了。

弟子B:牛奶的自返体也没有了?

师:对呀。然后我把这个牛奶壳放在垃圾桶里的时候,这又不叫牛奶壳了,叫垃圾了,这时候又变成为垃圾的自返体和垃圾的体性了。

弟子E:师父,体性是恒常的还是无常的?

师:体性当然是无常的呀。

弟子E:那为什么我把它截断了,或者磕破了,它的体性没有变化呢?

弟子A:刚才说了,因为它的概念还可以附在上面。

师:杯子的高和矮是杯子的体性还是特性啊?

弟子A:特性。

师:仅仅特性变了而已,这时体性还没有变。

弟子E:您说的是相对无常吗?

师:体性和特性来说,特性是非常容易变化,体性是不容易变化的,但还是无常。

弟子E:这么理解的话,体性没有变,但体性又是无常的。

师:对,如果完全不是杯子了,这个时候体性就变了,没有体性了,我心中的体性也消失了。

弟子E:师父,我还有一个问题,无常是指刹那刹那变化的,我们把这个杯子磕了或者截断了,这个杯子的体性没有变,说明它不是刹那刹那变化的。所以我们还必须加个“相对无常”,或者“暂时无常”吧?

师:我们说的“无常”,都是指刹那刹那会变化,但是变化的速度还是有所不同。

假如说你开车和我开车,我们两个都上高速了,但是你开的马力和我开的马力不同,速度就不同了。我们也是刹那刹那会变化,刹那刹那在接近目的地的一种变化,但是我们两个到达的速度就不同。你的车马力大,所以跑得快;我的车马力没有你那么大,虽然我也在变化,但是这个刹那的变化速度就不一样。

弟子A:就是对这个刹那的概念不一样。我还有一个问题,当这个杯子切了一半以后,可能在您的眼里,上面这部分还是一个杯子,但是我不觉得它是一个杯子了。

弟子D:那在你的概念里它就不存在了。

师:对,你的概念来说这不是杯子了,但这是一种极端。如果这样的话,不锈钢的杯子是杯子,一次性的杯子就不是杯子了,会这么说吗?我的杯子有网、有盖子,一次性的杯子没有盖子、没有网,但它还是杯子呀。

弟子A:万一我觉得它更像一个碗,然后我把它当成一个碗来用,那它的体性和自返体是不是变了呢?

师:这么说的话,这个叫一次性的杯子,还是叫一次性的碗呀?

弟子C:我觉得概念还是要符合大众化,大家都觉得是杯子,你一个人觉得是碗就有点怪了。

师:这样的话,杯子是无常,还是不无常呀?

弟子E:如果杯子的体性不是无常,那它就不是刹那刹那变化的。

师:有个刹那不变化的无常吗?有这么个说法吗?

弟子E:所以我觉得就不是无常的呀。

师:这样的话,杯子不是无常的了。

弟子A:师父,这个刹那也是一种概念,不能说这个刹那就是非常短或者怎么样,就跟你刚才举的开六十迈和一百二十迈的那个例子一样。

师:共同来说,这个声音(弹指一下)存在的时间分成六十四个单位,每一个单位叫“刹那”。不共同来说,有分成三百多个的,还有分成两百多个的,这样的话速度就变了,不是说“刹那”是固定的呀。

弟子A:对,杯子只要在变,它就可以是刹那刹那地变。

师:对呀,刚才我用开车的马力来说没有错吧?这个刹那是一样的,到底是分成六十四个还是两百多个,还是三百六十多个,也有不同的概念,不同的规定。

还有一个刹那,一个事情开始了,这个事情没有结束之前,这也叫“刹那”。这种刹那,在藏语里叫“夏住杰葛杰玛”,指的是这个事情从开始到结束之间,这也叫刹那。“夏住”就是这个事情从开始到结束之间的刹那。

但是我们说的不是这种刹那,我们说的是“变化的刹那”。变化的刹那有速度快的刹那,特殊的角度来说,有一个弹指时间分成三百多个单位的,或者两百多个单位的;还有相对来说比较慢的刹那,就是分成六十四个单位的那种刹那——不是有这样的吗?但“不是刹那的无常”,是绝对不会有的,不管是经还是论上,都不会有的。

弟子A:嗯,肯定会变化的。

师:对呀,无常的标准,也可以说无常的描述就是刹那,刹那变化所以叫无常。

但是这个刹那有非常快速的刹那和相对慢一些的刹那,比如分成三百多个单位和分成六十四个单位,不一样吧?

弟子E:如果这么说的话,自返体也可以说是无常的?因为从生到灭的这个过程,我叫它“一刹那”,那这个相对来说就是有变化的。

师:不管是速度快还是速度慢,不管十年还是一百年,自返体是不变化的。

我们刚才说的三百多个和六十四个单位,这是速度快慢而已,还是变化的。我们这么分吧,一分钟分成三百六十个单位和一分钟分成六十四个单位,不一样吧?这个速度不一样吧?两个都叫刹那,但刹那变化的速度有快和慢的不同,是不是?这个叫变化呗。

但自返体不管是三百六十多个,还是六十四个单位,用怎样的刹那来衡量,它都是不变的,所以它是恒常的。

弟子E:体性的确是变化慢。

师:对,我刚才说的,特性很容易变化,体性不容易变化。我变成为瞎子了,我还是我;我变成瘸子了,我还是我。特性变了呀,我变瞎子、瘸子了,但体性没有变,我还是我呀。我瘸了就不是我了,我就变成你了——不可能这样吧?如果我变成你了,这就是体性的变化。

弟子C:自返体最终会消失,这也是一种变化。

师:对,我们的标准不是“消失和不消失”,主要是“一个是暂时的恒常,一个是永远的恒常”“一个是相对的恒常,一个是绝对的恒常”。

我们刚才说过了吧?自返体是暂时的恒常而已,不是永远的恒常。无常的描述不是“消失和不消失”“结不结束”的问题,它是“刹那变不变化”的问题。

弟子C:刚才B同学提的问题我觉得挺好的,就是:怎么证明这个杯子的自返体是空性的?

弟子B:我自己证明出来了。

弟子C:因为它消失了,所以是空性,是吧?

师:不依赖这个杯子的话,杯子的自返体没办法存在,因为它还是需要依靠杯子,所以它不是绝对的恒常。绝对恒常的东西不需要依靠任何东西,它是单一独立的。

弟子B:不管是从自返体,还是从体性的角度分析,都能说明它是空性的,所以杯子是空性的。

师:对。还有什么呢?

弟子B:这么说的话,我感觉我从来都没有安住在体性上。

师:大家要注意,这个是很重要的事情。

物质有颜色和形状,这是物质的两个特性;我不安住在特性上,而是安住在这个物质上。如果我在物质上安住,相当于我是在体性上安住了。

我眼睛这么看着来安住,但是能不能看见这个物质呢?

弟子C:看见的是它的颜色和形状。

师:对,物质的特性我看得见,物质的体性是看不见的。

如果安住在物质上的时候,我是在体性上安住了呀,物质不是体性吗?我看见的颜色和形状不是体性呀,是特性。

如果我在物质的颜色上安住,就变成在物质的特性上安住了,这就不对了;如果我在物质的形状上安住,或者在物质的大小上安住,这也是安住在特性上了,也是不对了。

我要安住在体性上,我要安住在物质上。

有些人刚刚开始打坐的时候眼睛就这么盯着看,为什么盯着看呢?还没有分清体性和特性,然后就认认真真地看,在看得见上面安住,这时候虽然我没有分别体性和特性,但是不知不觉就在特性上安住了。

如果我就是似看非看,但我心里的目标是在物质上安住,或者在这个对境上安住;这么说的时候,对境不是它的颜色和形状,这样的话我是在体性上安住了。——这个十分的重要!

弟子G:师父,比如我们看到某个人的时候,我们不看这个人好看不好看,漂亮不漂亮,也是看着她的体性就行了?

师:对。我们就这么比喻吧,你喜欢一个人,你为什么喜欢她呢?

弟子G:是因为被她的特性迷住了。

师:对啊,你觉得她太漂亮了,所以你就喜欢她,这样的话你是喜欢她的特性了。

如果有一天她不漂亮了,你的爱就没有了,你爱的对境消失了,因为你爱的不是她,你爱的是她的漂亮。如果她不漂亮了的时候,你爱的对境就没有了,所以你就不爱她了,这是不可靠的。

如果你喜欢的是她这个人,即便是她老了,她变成瘸子了,变成瞎子了,或者变得很难看,但她还是她,还是这个人,所以你还是喜欢她,这个才是比较可靠的。

这么分析的时候,知道在体性上安住和在特性上安住有天大的区别了吧?

我们不分析的话,世间法的角度问“你爱不爱我?”,只要你说“爱”,我就很高兴。但你是怎么个爱我,我们没有分析呀,你也没有说呀。

如果是我很漂亮,所以你爱我,那明天我不漂亮了,变成瞎子了,变成瘸子了,你就不爱我了,因为你爱的对境消失了。你爱的不是我,你爱的是我的一种特性——漂亮,漂亮消失了,你的爱就不可靠了。

如果你爱的是我这个人,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——我瘸了,我也是这个人;我瞎了,我也是这个人;我聋了,我还是这个人,这样的话我还是你爱的对境。但这样的爱是很少很少的。

弟子A:我觉得没有,我觉得凡夫爱一个人绝对是被特性吸引。

师:也不一定。我没有看过,但我听说诸葛亮的老婆是非常难看的。

弟子:但他肯定也是因为她的某种特性,比如善良啊、温柔啊。

师笑:你问过诸葛亮吗?

弟子C:其实我觉得您大姐对您姐夫的爱,就是喜欢这个人。

师:可能是我出家的原因吧,原来我接触的不多。

我亲姐姐和我的姐夫,他们已经六十多岁了,夏天这里太热,我姐姐住不了,但我姐夫去阿坝又不行,所以就只能这样分开。分开的时间里,他们一会儿就打电话,问天气怎么样、吃饭了没有,一天最起码七八个电话,但也没什么问的。我理解不了。

我非常非常爱我的妈妈,有可能一个星期打一个电话——我不可能一天打六七次电话,我妈妈会烦我的。原来不是有这么个故事吗?一个老太太天天“阿弥陀佛”“阿弥陀佛”这样念。儿子有点不耐烦了,就叫“妈妈”,妈妈答应了,儿子没说话。一会儿子又叫“妈妈”,这样叫了三次,妈妈就烦了,“你老是叫我干什么?”。儿子说:“妈妈你想一想,我叫你三次你就烦到这个程度,你天天在那里叫‘阿弥陀佛’,阿弥陀佛不知道已经烦到什么程度了。”

因为我从小出家了,所以有些事情完全理解不了。姐姐和姐夫也没有什么说的,但每一天都是这样打电话,每天都是六七个电话,有时候电话就变成聊天了,完全迷失在那里了。打电话也要花钱呀,他们舍不得吃、舍不得穿,但打电话打一两个小时。这个时候谢波(姐姐的儿子)的大姐结婚了,谢波也结婚了,谢波的妹妹也结婚了,都结婚了,姐姐和姐夫他们还是这样。我分析的话,他们不是因为“漂亮还是不漂亮”,就是爱这个人,但也有可能是习惯吧。

弟子A:对,爱也是要有一个理由的。

师:对,我爱佛陀这个人就不是爱他的特性。

 

上一篇
上一篇 :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

如有任何疑问、意见或建议,请在线留言,
或邮箱与我们联系:zhgwz@qq.com​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