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搜索
提交
取消
智慧光
>
>
>
突然冒出来的念头,是如何产生的?

止观禅修

突然冒出来的念头,是如何产生的?

发布时间:2020-12-31

弟子:师父,我们突然冒出来的念头,它是如何产生的?我们分析有两种观点:第一种观点,念头是自然冒出来的,它是自然而然产生的,由于往昔的习气导致念头会突然出现。第二种观点,念头是因缘和合而产生的,往昔的习气是它的因,一个推动力是它的缘。不知道这两个说法,哪个正确?

师:我们无始劫以来的习气是因,但如果没有一个确切的缘,它也不可能出现的。这个缘出现的时候,我完全安住也感觉不到这个缘,但还是有个缘,只是我的觉知不明锐,没有发现而已。实际上还是有追求和排斥,这么一个因缘和合的时候,念头才会冒出来。没有因缘和合,我的心特别特别静,也可以说有相寂止也好、无相寂止也好,修得特别特别稳固,这个时候我不会产生念头。但是这时候往昔的习气是不是没有了呢?完全不是,习气还有、还没有消除,但因为寂止修得太扎实了,觉知非常明锐,相当于一点缘都没有,所以完全不会生起念头。

弟子:也就是说,念头还是因缘和合而产生的,只是我们的觉知不够明锐,没有觉知到这个缘。

师:对。

弟子:念头的生起,除了因肯定需要缘,因缘和合才能产生的念头。

师:对,我们这样分析是可以,但是生不生起念头跟我们的禅修没什么关系。主要是这个念头生起来之后,这个念头会不会影响我的心,如果我不分析它,也不跟着它走,念头就会自动消失、自然消失。我不用去消灭它,而且没有被消灭的念头也不会影响我。

弟子:有时候打坐,你没有去想那方面的事情,念头自己突然就出来了。

师:对,想是没想,但还是有相关的缘出现了,只是我们的觉知没有发现而已。我们觉得现在修得特别好,觉得谁都动不了我的心,但是如果有个力量强大的事情发生的时候,它一下子就动摇了我的心。

弟子:谈到这个念头跟觉知,上次有位师兄问我“打坐的时候,有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体动一下或者怎么样。”我说这个分两种情况,一个是我们打坐的时候腿麻了,或者感觉自己的身体往后倒了,我可能会象征性的往前挪一下,这种粗大的动作我是能够觉知到的。还有一种情况,腿里面可能是气脉或者怎么样,它会鼓起来,或者我的肠胃咕噜咕噜像在消化一样,但这种时候我就觉知不到我在动。

师:这个呢,我小时候看过有些牛被杀的时候,四个脚都已经分开了,内脏也全部分开了,但它的脚放在那儿仍然会动,我完全看得见。这个是神经还没有坏死,身体分开了但神经还没有坏死。我们也是完全安住在那儿,突然这里动一下的也会有。有些人很认真说话的时候,然后不自觉地这么敲一下桌子,但是他完全不是故意动的,他完全感觉不到自己做了这个动作,这样的也有啊。

弟子:这是因为我们的觉知太粗糙、不明锐,才会没有感觉到吗?我们需要修到什么样的境界才能有这种觉知呢?

师:这个跟觉不觉知没关系,应该觉知什么呢?不是觉知我动不动,而是要觉知我这个心有没有散乱,有没有在这个状态中,我们要觉知的是这个。我这里动一下,那里动一下,还需要觉知吗?不需要觉知。我们现在想这个的时候就没有办法想另一个,没有办法一心两用。佛是什么样的呢?佛可以一心多用,可以说佛可以同时感觉得到一切,比如无数的刹土,佛同时都能感觉得到。假如说我是八地菩萨了,在很短暂的刹那,很多的刹土我都能去,但是速度快慢和佛就不同了。我还是要一个一个去,不是同时去;但佛是同时就能去,一点一滴的前后都没有,完全是同时可以到达无数的刹土。这个我们是没办法想象的。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管住自己的心——我的心有没有散乱、有没有昏沉、有没有在状态中,我觉知这个就可以了。不用觉知我这里神经动不动,那里神经动没动——不用觉知这些。

弟子:他的意思是,“如果神经动的话,心要先有一个念头,有了念头之后,我的腿才会动,那我们能不能觉知到这个细微的念头。”

师:这个原来我应该也说过,曾经有一个弟子给我供养了一个特殊的仪器,打坐的时候戴在身上,据说是可以监控我们禅修的状态。后来另外一个弟子,也买了这个仪器,她遇到我的时候问我有没有用这个仪器。我说没有。她问我原因,主要想知道这个仪器对禅修有没有帮助。我跟她说,这个仪器也许能监测脑电波,如果大脑处在思想的状态,也就是说心有波动的时候,它能监测得到。但是它没有办法监测我的心是否能够处于清晰明了的觉知状态。禅修最重要的是觉知啊,在觉知的状态下,心起念头也不影响禅修啊。另外,当我们处于昏沉或者睡着了的时候,心也会平静,也可能没有波动,如果仪器仅以这个状态作为监测标准,那发呆或昏沉的时候它也会认为这是好的禅修状态啊。(众笑)

这个弟子很认同我的观点。她说她也曾经在禅修时使用过这个仪器。有一次她安住的状态特别好,仪器发出声音评价说:你安住得非常标准,各种赞叹。第二天这个弟子刻意进入昏沉的状态,之后仪器监测出来的结果也是特别好。所以这个弟子后来也就没戴了。我们禅修的时候,心的动和静并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就是保持清晰明了的觉知,而不能陷入昏沉。相对昏沉来说,散乱并不是最可怕的,因为哪怕我们非常散乱,妄念纷飞,人是清醒的,多少还是有一些觉知。如果是昏沉的话,连觉知都没有,这是最可怕的。而这个仪器是以我们的大脑(心)是否有波动,作为禅修好坏的标准,这就很局限了。所以我后来没有用。你要的话就给你吧。你作为一个博士生来说,经常要动脑筋,脑子动得停不下来,这个仪器完全能监测。(众乐)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

如有任何疑问、意见或建议,请在线留言,
或邮箱与我们联系:zhgwz@qq.com​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