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搜索
提交
取消
智慧光
>
>
>
如何理解“自性”?

走进佛法

如何理解“自性”?

发布时间:2020-12-31

  弟子:上师您刚才说的“一切都是自性的显现”,首先我们要认识自性。

上师:对。

弟子:我现在处在一个阶段是什么呢?就是我看到一个东西时就想看它的自性是什么?但我还没有认识自性。

上师:这个也很容易,假如说你从来没有看过、没有接触过的一个东西,你看到的第一刹那,没有任何概念,这个第一刹那看到的就是自性。这时候还没有任何东西来包装它,没有任何概念来改变它。假如说我看过电视,不管我到哪里再看到它的时候,看到时就知道它是电视,心中早已经形成了这么一个概念了,这不是自性。假如说你没看过这个电视,看到的第一刹那,完全没有任何东西来包装,这个时候就是自性。第二刹那,产生了“这个东西是什么”的疑问,用这个怀疑的心来包装它了,这个时候就不是自性了,这么说也可以。还有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什么叫自性呢?就这么说吧,我们叫“以心看心”,也可以叫“以心观心”,有些书上是这么写的“我们以心看心,必须要内观”,为什么要内观呢?

弟子:因为我们认为心在里边,没在外边。

上师:对。这是我们的习惯,认为是心在里面。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心不在里面、心不在外面、也不在中间。这样的话,为什么要内观呢?内观、外观和中间观完全是一样的,内观是一个习惯性的角度来说的。

弟子:按照习惯来引导的。

上师:对。我们也可以说内观,以心观心的时候,有被看的一个心和能看的一个心,不是有两个心吗?我外观的时候,感觉被看的心是在外面,能看的心是在里面。内观的时候,被看的心在里面,能看的心在外面,只是方向不同而已,感觉还是有两个心,是不是?

弟子:外观的时候,是感觉心在里面看着外面的心;内观的时候,感觉心在外面看着里面的心。

上师:对。只是方向反过来了而已,还是感觉有两个心,是一样的。但这时候我们要研究一下,有没有两个心呢?本来是完全没有两个心,心只有一个,是不是?我们谁都知道只有一个心,不可能有两个心。这样的话,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感觉呢?不管是内看还是外看,被看的心还是能看的心,有两个吗?研究的时候,慢慢我们就会发现,就是这个二元对立的无明,让我们习惯性地认为有一个所缘的心和一个能缘的心。这是一个习惯,这是一个习气而已,我们无始劫以来,无明引起就这么认为的。慢慢慢慢养成习惯了,不管是往内看还是往外看,被看的还是能看的,感觉有两个心,这是一个感觉,是一个习气,是一种幻象而已。实际上没有两个心,是不是?这样的话,被看的心是好、是坏,我不研究它;能看的心,看得对或者看得不对,我也不研究它。所缘的好坏和能缘的对错,我都不分析,能缘只是很单纯的看着这个所缘。这时候我的概念当中还是有一个所缘和一个能缘,这个能和所是对立的,对立的概念是非常的强烈,非常的有力量。这时候我想把它推翻,是完全推翻不了的。但是就像刚才说的,如果我完全不分析所缘的好和坏,能缘的对和错,就是很单纯的看着它,慢慢慢慢看得久了,能和所会合一。但对“能所合一”要有正确理解,实际上能和所完全变合一也是不可能的——两个本来就没有的东西怎么会变一个呢?本来就没有一个所缘的心和一个能缘的心,本来没有的话,它们两个能变一个吗?

弟子:不能。

上师:对呀。两个都没有,没有的东西不能变一个呀。但是我发现说到能所合一的时候,很多人认为一个能和一个所是真实存在,它们两个变成一个了,这就是理解错了。本来就没有一个所,本来就没有一个能,本来没有的两个也不可能变成一个,是不是?这样的话,是怎么个情况呢?我习惯性来看,但我不思维它、不分析它、不比较它,就这么看着。这时候虽然概念还是非常对立的、非常强烈的、非常有力量的,但不管怎么样,我就是不分析、不比较、不评判,就这么单纯的看着。看着看着的时间长了,慢慢慢慢会有个经验的积累,能所对立不是有两个概念吗?一个是所缘,一个是能缘,这两个对立的、明显的概念慢慢慢慢就减弱,也可以叫减轻,最后能所对立的概念消失了,这叫合一了。这个时候没有一个对立呀,对立消失了,对立是什么呢?对立是一个概念,这个概念完全消失的时候没有对立了,这个叫能所合一。可以说这个状态就是彻底的自性,或者说心性,也可以说如来藏。我们用语言来描述的时候,除了这么描述以外,没有别的办法来描述。禅宗说的“不可思”,意思就是真实的东西没有办法思维出来,思维出来的肯定是不对的。

弟子:思维出来的东西,还是心思维的。

上师:对呀。思维出来的还是一个概念。“不可言”的意思就是,如果能用语言来说出来的时候,肯定还是对立的,只有所说和能说对立的话,才能说出来。思维也是一样,所思维的和能思维的还是二元才能思维,是不是?所以禅宗说的“不可思不可言”是这么来的。这样的话,我们不停的思维这个所缘到底是好还是坏,这个能缘到底是对还是错,就这么思维下去,永远都是二元对立的。

弟子:上师,太桥旦曾堪布说科学永远不可能还原实相。科学永远是二元对立的角度去研究,总有一个被研究的和研究的。只要二元还在的话,怎么也不可能揭露实相。

上师:对呀。用语言来描述的时候,有描述的和被描述的两个;用思维来思维的时候,有被思维和能思维的两个;研究的时候也是一样,有被研究的和能研究的两个,没有对立的两个的话就没办法研究啊。

弟子:上师,如果我感觉还是有一个能缘的心和所缘的心,想着能所两个心必须合一的话,结果不可能是对的。

上师:对。

弟子:因为你还认为有一个能和一个所合要在一起,不存在的东西怎么可能合在一起?

上师:对呀。如果我们认为有真实的一个所缘,有真实的一个能缘,这样的话,这两个永远都不可能变成一个。两个变成一个是不可能的,一个变成两个也是不可能的,这是不合理的。但是要用语言来说的时候,只能大概大概的这样说。我们还有一个分析的方法,能、所不是二元对立的吗?我们就先不管能缘,只分析这个所缘是实实在在存在的,还是完全不是实实在在存在的。我就这么研究到最后完全会发现,没有实有存在的一个所缘,这时候有可能会悟到。没有一个所缘的话,能缘能独立存在吗?因为我再怎么分析、再怎么比较、再怎么评判这个所缘,完全知道没有一个真实的所缘了。这个时候再反过来分析有没有一个能缘,我就这么分析、比较、评判、用相关逻辑来推理,看看有没有一个真实存在的能缘。慢慢我会知道完全没有,发现没有一个所缘,也没有一个能缘了,这个时候就不用再造作合一了,已经是合一的了。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

如有任何疑问、意见或建议,请在线留言,
或邮箱与我们联系:zhgwz@qq.com​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