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搜索
提交
取消
智慧光
>
>
>
有相寂止、无相寂止、胜观

止观禅修

有相寂止、无相寂止、胜观

发布时间:2020-12-31

弟子:修有相寂止时,安住在静的状态中是不是禅修?

师:若仅是“安住在静的状态中”,和“是不是禅修”没有必然关系。

有相寂止的禅修,首要的是不要随着念头而转,也可以说不要随着念头而走——我是我,念头是念头,假设念头出现了,但是我不随着念头走、不随着念头转,我还能注意力集中。

反过来,我们注意力集中不了,有个念头示现了,不分别就直接就跟着念头走了,或者思维、分别这个念头到底是好还是不好,这样作为单纯的所缘方式来显现的念头,就和以能缘方式显现的分别念相结合,变成了妄念。这肯定不是禅修。

应该是:一、我不随着念头走,二、我也不分别念头,三、我还能注意力集中,此外呢?谁来知道“我是不是分别念头、是不是随着念头走了”呢?就是“觉知”知道的——知道当下在做什么,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、了了分明,这叫“觉知”。

同时做到前三点,而且还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、了了分明地知道“我没有跟随着念头走,我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所缘物上面”,这就是禅修了——觉知有了,注意力集中也有了,这不是禅修的话,那什么是禅修呢?

弟子:以前念头比较多的时候,总是感觉没有觉知。后来慢慢心安静下来的时候,又会思维“哎,是不是不对了,心好像是应该安住在那个静的状态下”。

师:这不是多余吗?“对和不对”也是一个分别,主要是有没有刚才说的“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、了了分明地知道当下在做什么、干什么”。什么是了了分明呢?我正在做什么,干什么,心里面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、了了分明的。我打坐的时候,注意力集中,这叫“安住”;然后我没有随着念头而转,我没有分别这个念头,而且心里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地知道当下是正在安住,还是在散乱。这不是打坐吗?这不是标准吗?

有相寂止的角度来说,我注意力集中在所缘物,也可以说目标物上面,对这个目标物清清楚楚,也清清楚楚地知道我注意力集中在这个目标物上面,这就是有相寂止了。

无相寂止是我的注意力集中在“不追忆过去,不妄想未来,不思维当下”的状态中。这时候是注意力集中在这个状态中,没有一个明确的、一个象征的所缘物,注意力就是集中在一个状态中,同时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地知道“我正安住在这个状态中”,这就是无相寂止。

胜观分初步胜观和深入胜观。初步胜观的角度来说,就是我注意力集中,以心观心,也可以说以心看心。这样的话呢,一个心看一个心,可以说一个心观一个心,那是不是有两个心呢?一个所缘的心和一个能缘的心,这不是有两个心了吗?一个心看一个心,也可以说一个心观一个心,我有没有两个心呢?

弟子:没有两个心。

师:一个心观一个心,这不是有两个心吗?

弟子:这是我们自己一种错误的感觉,认为是有两个心。

师:不是“认为”,这是一个习惯,我们已经习惯二元对立了——二元对立是无明引起的——从无始劫以来,一直到现在,我们处在无明的状态下,已经形成了浓厚的习气,感觉有一个所缘的心和一个能缘的心。我的注意力就是能缘的心,集中在被关注的所缘的心上面,然后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地知道,这就是“以心观心”,是初步的胜观。如果我不思维“所缘的心好不好、对不对,也不分别所缘的心是怎么样啊”,这样慢慢、慢慢就感觉所缘的心和能缘的心越来越接近了;然后,它们是接近了也好,或者是远离了也好,我不分别它、不管它,就是单纯地安住。这样的话,慢慢、慢慢,所缘的心和能缘的心越来越互相吸引,互相接近,最后就变成一个心了。

弟子:师父,以心观心的时候,所缘的心和能缘的心是自动合起来的吗?

师:当然是。但最怕的是我们自然而然地就去分别——所缘的心对不对;能缘的心对不对;如果是越来越接近了,但我不由自主地就会分别“这个对不对呀?这个接近好还是远离好呢?这个是怎么样呀?”所有这些都是多余的。我们应该完全不分别,就是顺其自然,它就会自然而然地接近,自然而然地吸引。

我们如果光是念经,有可能念了很多很多的经——当然哪怕仅念一声佛号,也有很大的作用,也有很大的功德——但是要知道,我们完全不是为了功德而学佛的。然后呢?有了功德也能消除业障,但我们也完全不是为了消除业障而学佛的。如果是为了这些学佛的话,就没有什么意义了。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

如有任何疑问、意见或建议,请在线留言,
或邮箱与我们联系:zhgwz@qq.com​

Copyright © 2020 智慧光 版权所有

浙ICP备1202269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