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持明胜幢 -> 持明胜幢 -> 弘法事迹 -> 阿知仁波切事迹点滴:上师讲述禅修六年仍未降伏嗔心的故事

阿知仁波切事迹点滴:上师讲述禅修六年仍未降伏嗔心的故事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3-04-16

阿知仁波切事迹点滴:上师讲述禅修六年仍未降伏嗔心的故事
(原文标题为:烦恼只是睡着了/阿明。转载时略有删节)
曾经听阿知仁波切讲过一个真实又好笑的故事。在解放前,觉囊派大寺藏哇寺(在四川阿坝州壤塘县境内)有一位名为赞沃仁波切的金刚上师(觉囊派有个传统,每个寺院一般设有一位金刚上师的职位,主要负责寺院闭关院指导禅修的事务),这位上师是一位长期座山闭关者,在晚年时由于尊者深厚的修证功德被藏哇寺迎请为寺院的金刚上师。仁波切有一位普通的僧人弟子,这位弟子在上师面前接受教法之后,在上师面前发愿坐山禅修六年。这个故事就和这个发愿闭关的僧人有关。
僧人经过了六年的闭关,返回寺院向上师进行法供养(藏区一般把弟子向上师汇报修法的经历和心得的行为称为“法供养”)。僧人向上师介绍了自己六年修行的大致经历。最后,上师问僧人:“你觉得自己在这六年的修行当中,在对治自心的烦恼方面有什么收获呢?”僧人考虑了一下,很恭敬的回答:“仁波切,其他没有什么,只是我觉得我的嗔心已经消除了,六年当中我从未生起过嗔恨之心。”仁波切听到他说的非常欢喜的对他说:“如果是这样,那么这次你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,很好!”
赞沃仁波切说完赞叹僧人的话,就起身到院子里如厕,示意僧人随便坐着。很快仁波切回来了,端坐在法座上(藏区上师堪布在居所里,往往设有一个比较简单的法座,类似一个没有盖子的方盒子,区别是有一个靠背,上师堪布就在法座里进行禅修和比较随意的讲法)。仁波切坐稳后,开始在身上摸索,好像是找什么东西,接着仁波切又在法座的内外寻找。仁波切这样找了一会儿,僧人开始很纳闷,最后终于问上师:“仁波切,您在找什么东西吗?”仁波切一边找东西,一般回答:“是的,我在找我的钱包,你看到了吗?”
僧人很恭敬的回答;“仁波切,我没有看到。”
仁波切自言自语地说:“那就很奇怪了,刚才明明就在我的座位上呀?!”
上师问:“刚才我出去的时候,有人来过吗?”
“没有,屋子里一直就我一个人。”
“哦,那就很奇怪了,院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刚才又没有人来过。而我的钱包就在我的座位上,是不是你刚才趁我不在偷拿了呢?”
僧人被上师的话激怒了,大声的申辩到:“仁波切你不能冤枉我呀!我是一个守持清净戒律的出家人,怎么会作违反盗戒的事情呢?而且还是自己的上师的东西!”
这时,任伯切直起身大笑着对僧人说:“我的好弟子,你现在的嗔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?”僧人哑然……
应该说僧人也没有说错,可能在六年的修行当中,他的确一次也没有生过嗔心,但这是否就意味着它的嗔心就彻底断除了呢?当然不能,嗔心是根本烦恼,如果断除了最低也是初地菩萨的境界。僧人的嗔心烦恼,就像是一条毒蛇,由于没有外境的刺激而睡着了。因为僧人独自一人在山上闭关,没有人打扰他的生活,再加上每日禅修烦恼的显现很轻,所以僧人就误以为自己的嗔心已经完全消除。等到了寺院,在上师故意的刺激之下,他的嗔心烦恼就像是被惊醒的毒蛇,马上跳出来伤人。
我们的烦恼也要分位因和缘两部分,所谓的因也就是种子,是我们的无明烦恼,而缘也就是外在诱发烦恼生起的各种条件。比如说,磁石有吸引铁屑的性能(因),当磁石遇到铁屑(缘)的时候就会吸引铁屑而显示他本有的磁性(烦恼)。当磁石周围没有铁屑的时候,在我们看来它似乎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,好像并不拥磁性,可是一旦遇到铁屑它的磁性就会显露无遗。对于这一点,我们佛法行者必须提起极大的关注,因为随着我们的修行地进行,我们粗大的烦恼会被正念粗伏住了而显现不出来,这时有些人会沾沾自喜的认为已经获得某种成就。这时行者的内心,已经在不知不觉当中被我慢的烦恼占据。一个我慢的人是无法进步的,这样下去到临终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并无所成,则一切已经太晚。

  阿明
2007年4月14日

所属类别: 弘法事迹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 
留言内容:
* 已输入字符:0
小于等于500字符
留言人:
 
小于等于20个字符(包括A-Z、a-z、0-9、汉字、不含特殊字符)
性别:
 
邮箱:
 
示例:example@mail.com
手机:
 
由数字、“+”、中横杠“-”组成,最大允许20个字符
电话:
 
小于等于32个字符(包含0-9、-、(、)、顿号)
地址:
 
验证码:
   

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。